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湿毗刹天螺

    从谷口看去,入目的只是郁郁葱葱的树木,浩淼无际。一道苍老的河流嵌入林海,巨莽般蜿蜒逶迤,夕照之下,墨色腾腾而上,云蒸霞蔚,将这片丛林笼上一层阴霾。

    结界已破,各方势力也按照先前约定,各自派人进入到谷中。

    数日后谷中传回消息,各派弟子在谷中深处现一宫殿,由于不明宫殿内情况,各派弟子均不敢贸然进入。

    众派长辈得到消息,也纷纷收拾行装,动身进入谷中。

    一行人等在树林之中穿行两天后,眼前景物一变,视野突然开阔起来。眼前是一片百来亩的草坪,一座红色壮丽的宫殿矗立在草坪中间。宫殿呈不规则八角形,屋顶为半球状,宫殿门口几根柱子上刻着一些奇怪的图案,给人一种古老沧桑的感觉。

    看着眼前的宫殿,众人均沉默了下来,谷外有强大的结界,除了这座宫殿外,谷中好像别无他物,照道理来讲那神器应该就在这宫殿之内。可是众人又不清楚这宫殿内是否有什么厉害的布置,一时之间都不敢贸然进入。

    安静了半晌,最终还是有人忍不住了,迈开大步向着宫殿走去。有人带头,后面的人自然也纷纷向着宫殿走去。

    经过一个长长的通道,众人出现在一座大殿门口,从门口往大殿内看去,只见空旷的大殿之内,横七竖八的躺满了白骨,一个巨大的王座放在大殿中央,王座上半部分镶满了绿宝石,下半部分却是用黄玉镶嵌,背靠是棵用一种不知名的红色石头雕成的树,树上站着一只用彩色宝石镶嵌而成的孔雀。

    如此富丽堂皇的王座上,却放着一个用白骨做成的法螺,给人一种极不协调的感觉,更觉得白骨法螺阴森。

    看到王座上的法螺,习昊旁边的栾宁布却皱起了眉头,陷入沉思之中。

    忽然一声野兽般的嚎叫传来,众人一看,却见那些先行入内查探弟子中的一人,眼角流出两滴血泪,双目血红,疯狂的向着旁边的的同门毫无章法的攻击。

    众人正在诧异间,却见其他进入查看的弟子也生了异变。有的弟子疯狂的在身上乱抓,扯下块块血肉。有的弟子则盘坐在地,似乎努力的在对抗着什么,头上流出颗颗汗滴,头却在慢慢的变白,脸上的皮肤也逐渐的有了皱纹。

    “衰老咒?嗜血咒?”从沉思中醒过来的栾宁布一见此景,立即惊呼出声。

    栾宁布一出声,立即引得众人向他看来。

    栾宁布却不理会众人注视的目光,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大殿里那些探路的弟子。

    看了半天,栾宁布脸上有了恍然的表情,转瞬之间,又皱起眉头,往大殿四周打量起来。当他的目光落到王座上的法螺上的时候,眼中有了几许兴奋的神色。

    “栾兄,看出什么来了?”仓多吉见栾宁布如此表情,知道栾宁布应该看出了什么,也就开口询问。

    栾宁布微微一笑,说:“却是看出了点东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大殿里应该被人布置了婆毗舍列咒阵。”

    “咒阵?”

    习昊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阵法,对灵咒之术还能用来布阵也是大感好奇。旁边众人也听到了几人的对话,也齐齐的盯着栾宁布,等待着他解答。

    牟依嘎也对大殿中的一切好奇无比,瞪着一双大眼睛,向着栾宁布问:“栾叔叔,这咒阵是什么阵啊?厉害不?”

    听得牟依嘎的问话,栾宁布却是疼爱的摸了摸她的头,缓缓的说:“其实咒阵也就是平常人们说的诅咒之地,是吸收各种诅咒之力凝聚于一处,走入其中的人,都会受到诅咒之力的影响,不过如果本身实力够的话,可以用本身实力和这些诅咒之力对抗。”

    听说这咒阵还是可以对抗的,众人心中立即升起了一丝希望的火花,一人立即忍不住问到:“那前辈你看这里的诅咒之力,需要何种实力的人才能与之抗衡?”

    栾宁布看了那人一眼,有些戏谑意味的说:“估计修道之人的地仙境界、修佛之人的罗汉境界、魔修的天魔境界应该可以勉强抗衡了吧。”

    众人一听,不由一脸菜色,要知道,那种境界的高手,对于众人而言,那是高高在上的神邸,是用来仰望的。

    “那这阵法除了用本身修为对抗之外,还有别的办法可以破除吗?”本来有人是想说栾宁布危言耸听,想将众人吓退的,可是想到栾宁布的身份,以及他以往的狠辣,不由咽了口口水,将要说的话吞了回去,转而开口询问解决之法。

    栾宁布此时却是一整神色,正色说到:“有,有三个办法可以破除。”

    众人一听有法可破,并且还有三个那么多,也就不由来了精神。

    说到此处,栾宁布环顾了下四周,看见佛道魔三道之人希冀的目光,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冷笑。“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直接不断的派人进入大殿之中,以消耗这里的诅咒之力。”

    “最简单的办法?”听栾宁布说如此办法竟然是最简单的,习昊不由皱起了眉头,往周围三派的弟子看了看,才开口向暗茶图三人说:“要不,三位前辈,我们回去吧。”

    周围的一些各方领袖也是一脸尴尬之色,似乎想开口向栾宁布问些什么,可是看了看旁边的弟子,又不好意思开口。而另一些人听了栾宁布的话则是先眉头一皱,随后便恢复自然,静静的等待栾宁布的下文。

    “栾前辈,可以将其他两个办法说来听听吗?”沉默了一小会,终于还是有人不死心,想对比下其他方法的可行性。

    习昊的表现让栾宁布感到欣慰,对于后面人的问话,也没再做任何表示,直接说:“第二个办法就是老夫进入这大殿之中,在这里修炼,吸收其中的诅咒之力,不过却耗时甚久。”

    “那不知道前辈需要多久时日,才能将此地的诅咒之力吸收殆尽?”栾宁布的第二个方法,乍一听来,似乎比第一个方法简单多了,但是众人都不是愚笨之辈,知道其中肯定有什么难办之处,心念一转,当然也就明白到是时间的问题。

    对于众人的问话,这次栾宁布却微微的苦笑了下。慢慢的说:“以我现在的修为,大概三百年就可以了。”

    众人一听,知道这方法基本是不可用的了,许多门派领袖又看了看旁边的弟子,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第三个办法就是将此阵的阵眼破除。”扫视一眼四周,众人各异的反应皆了然于栾宁布心中,对着那些犹豫的各门领袖,其心中自然升起了一阵鄙夷与厌恶,对那些一直没做什么表示的三道众人,栾宁布却是投以一个善意的微笑。平静的说出了第三个办法。

    “那前辈,阵眼在何处?如何破除?”听说此阵尚有阵眼,还可破除,起初一直没什么表情的人均是纷纷一皱眉头,开口向栾宁布问道。

    看着王座上的法螺,栾宁布脸上却出现了犹豫不决的神色。对着众人解释到:

    “阵眼就是那王座上的法螺,如果我没猜错,那应该就是传说中湿毗刹天螺。此物非现在人间界之力可以毁坏,你们也不用打将其摧毁的主意。唯一的办法就是老夫试着将其收服,压抑其诅咒之力的散。可是……”

    “是否会给前辈带来伤害?”栾宁布话语刚一落,习昊立即急急出声。虽然不知道他们三位为何要如此对待自己,但是习昊能感受到,那种关爱是出自内心的。习昊心中对三人是十分感激,也十分尊敬的,当然不愿栾宁布有什么损伤。

    看着焦急的习昊,栾宁布从心中出一丝微笑。“收服此物对老夫不仅没什么影响,并且对老夫还有莫大的好处,可是……”

    看着习昊焦急的神色,栾宁布也是心中一暖,朝习昊微微的一笑,转头看了一眼王座上的法螺,露出些期盼之色。

    “那是有什么危险?”看栾宁布的神色,习昊知道,栾宁布心中也十分想要那法螺,心中却不由疑惑起来。

    感受到习昊自内心的关心,栾宁布也是一阵心神激荡。慢慢开口说到:“那倒不是,只是如果压制住此物后,我需要一段时间将其炼化,短时间内不能离开此殿,无法帮助公子。”

    栾宁布话虽然说得云淡风轻,但是习昊却是立即心中一热,急急向栾宁布说到:“多谢前辈关爱,听前辈所诉,这湿毗刹天落叶应该是一件了不得的宝物,前辈能得宝物,不就等于晚辈得到好处,前辈无需挂怀晚辈,尽管放心收取此物就是。”

    “老栾,你就放心吧,这里不是还有我和暗丫头吗?再说你若不出手,我们都进不去啊。”仓多吉自然是知道,这传说中的法螺对栾宁布的作用,见栾宁布犹豫不决,这才出言劝解。

    听了仓多吉的话,栾宁布也是一愣,随即微微一笑,也不再说话,直接迈步进入大殿之内。

    只见他走到王座之前,身上立即出现一层淡青色的波纹,柔柔的波纹慢慢汇集,凝聚成一条线,向着王座上的法螺缓缓的推进。当那青色波纹一接触到法螺,一股淡淡的青色雾气立即从法螺上散出来,渐渐的将王座和栾宁布的身体笼罩在其中。越变越浓,最后大殿外的众人完全看不清楚栾宁布的身影。

    过了良久,青色雾气才慢慢的变淡,栾宁布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他已经坐在了那巨大的王座之上,脸上有些疲惫。“诸位可以进了,不过老夫没完全炼化这法螺之前,并不能完全控制此地的诅咒之气,只能将其压制减弱,融合后期以下的弟子还是留在大殿之外吧。”

    众人一听脸上均现出欣喜之色,不过随即又犹豫起来,你看我,我看你,就是没人率先进入大殿之中。

    “哼~~~~~”

    暗茶图、仓多吉二人一见众人的表现,不由心中有些愤怒。

    三道众人听到一声这一声冷哼,一些人脸上也不由现出了惭愧之色,略一调整,随即迈步向着大殿走去。

    暗、仓二人见着三道之人中竟然有人率先进入,心情也不由好了许多,微微一笑,带着习昊牟依嘎和三派众人,进入大殿。

    此时还未进入的一些势力领袖却是尴尬的一笑,带着门下融合后期以上的人急急跟上。众人在大殿中搜寻半天,没能现些什么有价值的事物,也就纷纷向着大殿的另一小门走去。

    ps:觉得还行的兄弟收藏下哈,让飞刀知道,还有兄弟与我同行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我的贴身校花
仙路至尊
修真聊天群
美食供应商
永恒圣帝
大王饶命
儒道至圣
万古神帝
最强医圣
至高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