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 莫苍山

    第二天醒来,在客栈大厅吃过早餐,习昊三人就要起程前往鹄鸣山,牟依嘎也要跟着去玩,三人也只得带着她一起上路了。

    路途中,牟依嘎觉得十分无聊,就将自己的蛊放出来玩耍,习昊也就在旁边观摩学习。

    看了半天,牟依嘎对控蛊之术的熟练让习昊佩服不已,可他心中也有个疑惑。他似乎觉得牟依嘎的元神之力并不十分强大,甚至还不如自己。按道理来说,牟依嘎修炼养蛊之术的时间比他长得多,她的元神应该比他强大很多才对。习昊心里奇怪,也就开始和牟依嘎探讨起养蛊之术来。

    从习昊的叙述中,牟依嘎得知他习昊用元神祭炼本命蛊,都会得到强大的元神力量,这情况她不仅没亲自体会过,就连听都没听说过哪个修炼养蛊之术的人会有这种情况。

    在她的认识中,修炼养蛊之术的人第一次祭炼本命蛊的时候会得到一丝元神之力,以后除非本命蛊进化了,否则是不可能再得到任何助益的。习昊的情况不禁让牟依嘎陷入深深的思考当中。

    冥思苦想了半天,牟依嘎也没能想通为什么会出现习昊这种情况,也就叫习昊将本命蛊唤出来看看。

    看到习昊本命蛊懒洋洋出现的样子,牟依嘎竟然忘记了自己研究习昊蛊虫的本意,在一边娇笑不已,不停的取笑说习昊的本命蛊难看,还放出些蛊虫去逗弄。

    不想,等那些蛊虫飞到小虫身边,按照牟依嘎的指示开始逗弄小虫的时候,小虫忽然一声尖叫,牟依嘎放出的小虫立即惊慌逃窜,连牟依嘎的命令也不管不顾,甚至还有一只离小虫最近的蛊虫,一听到小虫的尖叫,立即坠落地下,死了。

    看到这一情形的牟依嘎,不由张着个大嘴,站在那里不动,半天才回过神来。还不停的用小手拍着胸口,喃喃的说到“好险、好险,幸好没放出本命蛊。”

    惊魂稍定之后,牟依嘎又仔细的研究了小虫半天,可还是一无所得,也只好放弃,这个“天才”终于第一次口软,说自己也不明白,叫习昊见到暗茶图的时候再向其请教。

    梦瑶二人虽然对习昊修炼养蛊之术的事,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对蛊这种东西感到好奇,在习昊二人摆弄蛊虫的时候,也在一边兴致勃勃的在旁边观看。

    四天的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了,习昊一行人来到了鹄鸣山下。

    到达鹄鸣山山脚时,同行四人却是表情各异,薛皓轩好像是如释重负,一副终于回家了的轻松表情。梦瑶面上表情虽然平淡,可是眼神中却有了一丝迷蒙的色彩,望着高耸的鹄鸣山有些高兴却也有些伤感。习昊望着高耸的鹄鸣山,却是眷恋的的神色中夹杂了一份无奈,更多一点的是落寞。牟依嘎却是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一双眼睛左瞄瞄右瞅瞅。

    来到后山之上,习昊等人才知道,青阳子等几位长老和三位太上长老都在闭关之中,只有掌门青玉子因为要处理门中日常事物,未曾闭关。

    梦瑶二人向青玉子讲述此次下山的经过后便自行离去,青玉子听到习昊竟然已经能击杀金丹期的于飞的时候,不由看了他一眼,眼神中有一丝欣慰,也有一丝无奈的感慨。习昊将自己在各穷山恶水之地收集的各种珍稀药材取出交予青玉子后,和青玉子闲聊了一阵,即便告退离去。

    随后几天,习昊就带着牟依嘎在鹄鸣山后山各处乱跑,将这山上风光走马观光的看了一遍。看过之后,习昊也是不甚唏嘘,想到自己在这山上呆了八年,却不知着山上还有如此风光。

    几日过后,牟依嘎也觉得无味起来,心中惦记着莫苍山“她的宝藏”吵着要下山,习昊也觉得在这山上似乎无事可做,就和牟依嘎一同下山而去。

    习昊却不知道,他们走后,这鹄鸣山上生了一件事,这件事让让天风门的人再次见到习昊的时候却是刀剑相向。

    莫苍山,位于出云国西南境内,占地万余亩,虽然外面看去是古木茫茫芊芊,浩淼无际,生机无尽,奈何林间多瘴气毒虫,实在不适合人类居住,故此地也是常年人迹罕至。

    千年沉寂之地,最近却是人潮鼎沸。莫苍山下,一农家小镇内,各路人士纷纷聚集,农户的住家屋早已被这些外来人士住满,就连小镇外围空地中也扎满了帐篷。

    经过几日不停赶路的习昊、牟依嘎二人,一到此地,见此情形,不由大皱眉头。

    “看样子,是找不到住的地方了。”

    想着可能会露宿郊外,牟依嘎不由撅着嘴,仿佛别人欠了他千万两银子似的。

    “进去看看再说吧。”面对此情形,习昊也只能歉然的对着牟依嘎一笑。

    还好,来到此地之人,多是已经辟谷的修行高人,即使少数修为尚浅的弟子也多是名门大家的后辈,也是吃不惯这山野之地的粗陋食物的,都带有自己的仆役。故此镇中吃食倒还不缺乏。

    小镇不大,没费什么力,习昊和牟依嘎二人就找到了家饭馆,坐定点了几个农家野味,正准备大快朵颐,一慰几日奔波之苦,却见一身着和牟依嘎差不多服饰的中年人,急急向二人走来。

    来者走到二人桌前,对着习昊一拱手“这位是习公子吧。”

    习昊扭头一看,现自己并不认识此人,也不由心中奇怪。“在下正是习昊,你是……?”

    “哼~~~~”中年人正要回答,旁边的牟依嘎却是一声冷哼,一脸的不爽,应该是为中年人忽略了她的存在,而大感不满。

    “牟师叔也在这里啊。”中年人立即尴尬的一笑,急急向牟依嘎问候。

    见到中年人恭敬的态度,牟依嘎似乎感觉大有面子,神色也缓和了许多。“恩,你是哪个堂下的弟子,来此何事?”

    “小的是这西北分坛的弟子孙敬,奉教主命令在此等候习公子和牟师叔,请习公子和牟师叔前去和教主一叙。”听得牟依嘎问话,孙敬立即一躬身,恭敬的回答。

    习昊心中不由一惊,骇然的问:“暗前辈也来到了此处?”

    “师父也来了?”牟依嘎也是一脸的诧异。

    对于二人的惊异,孙敬却是微微一笑,继续慢慢的说到:“不仅教主已于数日前到达,天衍门的栾门主、鬼灵宗的仓宗主,也于不久前带领门下高手赶到了此地。现正和教主一起等候习公子的到来。”

    “啊,仓叔叔和栾叔叔也来了?”听说鬼灵宗主和天衍门主也来到此处,牟依嘎脑袋立即有点转不过来了,愣了一会,才用一副看怪物的阳光打量着习昊。习昊也是一脸茫然,听孙敬的口气,那天衍门主和鬼灵宗主,似乎都是为了帮自己而来,可是习昊怎么也想不通,这些大人物为何会如此帮他。

    “正是,他们三位正在据此三十里外的一处小镇歇息。”

    习昊不由一愣。疑惑的问到:“三十里外?不在此处?”

    见着习昊的疑惑,孙敬立即开口解释:“习公子有所不知,这莫苍山周围有八个小镇,现如今都聚集了大量的修行之人,此处只是其中之一,教主三位现在就驻扎在居此地三十里外的一个小镇。”

    习昊一阵恍然,对这次来到莫苍山的人数之多也是心中骇然,暗想着神器的吸引力还真是巨大,不过嘴上也没停顿。“既如此,那还请孙兄带路,习昊这就前往拜见。”

    听说要去见师父,牟依嘎也是满脸高兴,可还是有些不舍的看了看桌上的野味。连续几天她都跟着习昊在赶路,没好好吃过东西,好不容易到了地头,可以吃顿好的了,可是习昊却马上就要走。

    见着牟依嘎的表情,习昊疼爱的一笑,叫来小二,用荷叶包了两只山鸡,一只野兔让牟依嘎带着。牟依嘎这才蹦蹦跳跳的跟着习昊二人而去。

    暗茶图等人来到此处之时,已有大量的修行人士聚集此处,小镇中的农舍早已被其他人占据,暗茶图等人也只好在离小镇不远的树林中扎了一个帐篷落脚。

    来到帐篷外,孙敬向里面禀报了一声后就自行离去。习昊带着牟依嘎一进入帐篷,却见暗茶图和另外两人已经起身迎了上来。

    “师父,仓叔叔、栾叔叔。“牟依嘎立即跑上前,乖巧的叫着三人。

    暗茶图轻轻的摸了摸牟依嘎的头,疼爱的说到:“恩,乖,你先出去玩吧,我们和习公子有话要说。”

    “嗯,好的,仓叔叔、栾叔叔我去玩去了,你们聊。”牟依嘎有些郁闷的看了习昊一眼,不过还是撅着嘴闷闷不乐的出了帐篷。

    暗茶图见牟依嘎出去了,和蔼的对着习昊笑了笑。“习公子你终于来了,老身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习昊立即朝着三人深深的鞠了一躬。“累各位前辈久候,习昊深感不安。”

    对于习昊的恭敬,暗茶图却好像有些惶恐的样子,往旁边站了站。口中急急说到:“公子可别如此客气,你以后将我们当一家人就是,来我为你介绍。这位是天衍门的栾宁布门主,这位是鬼灵宗的仓多吉宗主。”

    虽然早就知道这两个大人物的到来,不过见到真人,习昊心中还是有些惶恐,立即走上前对二人行了一个晚辈之礼。“习昊见过两位前辈。”

    栾、仓二人也是伸手急急的托起习昊。口中说到:“公子客气了,以后尽可将老夫等人当做一家人。”礼是行不下去了,习昊也只得作罢,抬起头打量了下当前这两个名动天下的大人物。

    那栾宁布是一副老年模样,相貌甚是普通,却给人一种出尘之感,那双眼睛乍一看,和普通老人并无二致,眼眸微微有些黄,显得浑浊不堪,可是仔细一看,浑浊之中透露着一种宁静,一种无边无际的宁静,宁静和恐惧本来是截然对立的,可是这栾宁布眼中的宁静却让人产生一种恐惧的感觉,让人有一种会被无声无息的淹没化成尘埃的感觉。

    那仓多吉倒是一个俊俏青年的模样,脸庞俊朗,可是身上却被一种寒冷包围,不,那不是寒冷,而是一种阴冷,大白天也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

    “来,坐下说话。”暗茶图见三人已经见过礼,才向着三人招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永恒国度
斗战狂潮
元尊
逆天邪神
重生完美时代
美食供应商
龙纹战神
无敌天下
无敌剑域
七界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