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亲人信息

    “这不是司徒家的梦瑶小姐吗?王坤冲撞了梦瑶小姐,还不赶快给梦瑶小姐道歉。”

    后面跟来的十几人中,一青年见是梦瑶,立即朝被习昊扯下马的那人喝道。

    “梦瑶小姐,小人不知是你,冲撞了你,还望海涵。”

    乍听那女的是司徒家的小姐,那王坤也是一惊,立即走向前来朝梦瑶一躬身。

    梦瑶看了一眼那王坤,却没有理会,而是直接向后来话的青年问到:“原来是祁连公子啊,不知这般行色匆匆,是意欲何往啊。”

    “这个嘛……司徒小姐你在鹄鸣山一心修行不知道,最近莫苍山附近出了些东西,四大家族的人都出动了,金丹期以上的长辈,早就御剑赶去了,我们这些后辈是随后而行,如果你有空回家一趟就知道了。”那青年看了梦瑶身边的习昊一眼,迟疑了下,才慢悠悠的说。

    听说四大家族的好多长辈都行动了,梦瑶不由娥眉一娉。“哦?那应该是出了了不得的事物了?”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司徒小姐若有空回家一趟就知道了。听说司徒小姐本一年前就该从鹄鸣山出师的,只是小姐心向大道,故而迟迟不下山,不过祁连裕华在此多句话,有空小姐还是回家看看吧,小姐始终还是要回家的。”祁连裕华没有直接回答梦瑶的问题,而是面带诚恳的说了些让习昊莫名其妙的话。

    听了祁连裕华的话,梦瑶心中一震心情也不由暗淡了许多,可是她还是面色平静的对祁连裕华微微一笑,说:“多谢公子关心,公子既然有事,那我们就不妨碍公子了。”说完,也不祁连裕华回答,拉着习昊急急离去。

    经过了一席变故,习昊二人也没了继续再逛的兴致,直接往客栈走去。回到客栈的时候,牟依嘎已经在客栈了,见到他回来,立即蹦蹦跳跳的跑过来,朝习昊问到:“你是不是有个哥哥叫习天?”

    一听有亲人的消息,习昊心中立即一喜,急迫的说:“有他们的消息了?”

    “这个嘛……”牟依嘎却调皮的一笑,故意迟疑了下。

    习昊却先的相当急迫,手也不知不觉的抓住了牟依嘎的双臂。“你快说啊”

    “哎,~~没意思。还是让他们来告诉你吧。”牟依嘎一撅嘴,挣脱了习昊的手,然后向旁边的两青年一指。

    习昊顿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吸了口气平复了下心情一整神色,向着牟依嘎指的方向看去。“这两位是……?”

    “在下天衍门赵鹏飞见过习公子。”

    “在下圣灵教钱荣见过习公子。”

    两中年汉子向着习昊走了过来,对着习昊一抱拳。

    习昊也是对两人一拱手,还了一礼。“原来是赵兄和钱兄,小子习昊有礼了。”

    “不敢,公子客气了。”

    客套完了的习昊也不废话,直接直入主题,向两人问到:“两位有在下父兄的消息?”

    两人却面现犹豫之色,向梦瑶站的地方看了看。“这个~~~”

    “这是在下师叔司徒梦瑶,两位有话但说无妨。”习昊一看两人神色,立即知道了两人的意思,立即将梦瑶向二人介绍。

    钱荣见习昊既然如此说了,也不好再说什么,略一沉吟。慢慢的说到:“这个,这里确实不是详谈之地,还请习公子移步房中一叙,可好?”

    习昊环顾了下四周,也确实觉得这客栈大厅中嘈杂了点,也就对两人说道到“那,也好,请两位到我房中一叙如何?”

    “公子请。”钱荣两人,立即手一抬,对习昊做了个请的手势。

    几人迈步向习昊房间走去,到了习昊门口,梦瑶却突然说有些困倦,竟自回房而去。

    习昊四人进入房中坐定,钱荣才开口说:“这次教主下命令,命我教中弟子全力寻找公子,我在城中留下标记,也是为了召集过往弟子传下教主令示,不想却招来牟依嘎师叔,还得知公子就在城中,所以我也就立即赶来相见。唐突之处还望公子见谅。”

    “钱兄客气了。”

    习昊朝钱荣一拱手,客套了下就不再言语,静静的等待钱荣的下文。

    钱荣知道习昊心中焦急,也就没有再废话,直接开口讲到:

    “是这么一回事情,前面一段时间,我教一个弟子在酒肆中喝酒时遇到一个叫习天的大汉,当时那大汉在酒肆中打听一个叫习昊的人,说这习昊是他弟弟。当时,由于那弟子喝了点酒,只是觉得习昊这个名字很熟,没想起究竟是谁,也没太在意。等第二天,那弟子才想起教主交代过习公子乃我教贵客的事,才立即将遇到大汉的事禀告了上来。我们也不知道那人究竟是不是习公子的哥哥,所以就到处找寻习公子,想向习公子证实下。”

    听完钱荣的叙述,习昊却是一皱眉头。“我确实有个哥哥叫习天,不过我的印象中,我哥哥身材并不魁梧,还比较瘦弱,应该称不上大汉。那人长什么模样?”

    钱荣立即将那个圣灵教弟子对那习天的描述说了一遍。

    听完钱荣的叙述,习昊脸上疑色更浓。“我哥哥身材比较瘦弱,而钱荣形容的那是身材魁梧,并且哥哥也不是什么国字脸。哥哥的左脚受伤,有些残疾,那人身体却没什么问题。难道是同名同姓的两兄弟,刚好哥哥和弟弟也失散了?”

    想了半天,习昊觉得不管是不是,还是应该见下那人,有可能哥哥这些年外貌生了变化呢。也就开口对钱荣问到:“那人现在何处?”

    习昊的问话却让钱荣的脸色有点尴尬起来。“这个,习公子不好意思,我教中那名弟子第二日酒醒后立即去找寻那大汉,可是那大汉却失踪了。”

    听说那人已经失踪了,习昊脸上也有些失望之色。“哦,那他是在何处现那人踪迹的。”

    “是在宁桐府附近的一个小镇。”

    了解了情况,习昊略一沉吟,慢慢说到:“那这样吧,等我将师叔和师弟送回鹄鸣山,再前往一探。还钱兄向请暗茶图前辈转告习昊的谢意,习昊改日一定前往拜见致谢。”

    虽然不知道那人是不是自己的哥哥,但是习昊还是决定前往寻找,如果真的是哥哥,自己暂时还不能和他们相认,也可以暗中照顾下他们,等自己实力强了,解决了陈清的威胁,一家也就可以团聚生活了。

    “习公子的意思我一定向教主转达。不过习公子,这次我们到处找寻公子踪迹,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听钱荣说找自己不仅是为了自己亲人的事,习昊不由心中疑惑,立即说到:“哦?但说说无妨。”

    “不知道公子知不知道为何最近会有那么多修行之人往莫苍山赶去?”

    听钱荣一说,习昊立即想起早间遇到的祁连裕华等人,心中疑惑更甚。

    “这个习昊不知。”

    看着习昊疑惑的表情,钱荣立即开口解释:“前段时间,莫苍山附近现出神器出世的征兆,故此很多修行之人纷纷前往赶去,以求能获得神器。”

    听说是神器出世,习昊也不由吃了一惊。这神器不是修行者能炼制的,而是天地灵气孕育而生,从有人类历史以来,这天地间也就出现过四把神器而已。

    不过习昊知道,神器虽然珍贵,但是凭自己的实力想要获得那是万万不可能的,故此他也没生出去抢夺神器的想法。不过他心中也是奇怪不已。这神器出世,圣灵教巴巴的跑来找自己告诉自己神器出世的事情做什么。也就立即朝钱荣说到:

    “暗前辈的意思是让我协助你们找寻神器?习昊实力低微,可能帮不上什么忙,但有需要,习昊也自当竭尽全力。”

    听了习昊的话,钱荣却是微微一笑。“公子说笑了,神器对其他修者或许有大用,但是对我圣灵教的人却毫无用处,教主是叫我等向公子转达,若公子想要获得神器,我圣灵教一定全力协助。”

    “我门门主也让我等向公子转达,若公子想获得神器我天衍门也会全力协助。”

    在旁边等了半天的赵鹏飞,此刻终于也开口向习昊说明来意。

    “这是为何?”此刻的习昊被两人搞得稀里糊涂,习昊怎么也没想到两人找到自己,竟然是想要帮自己抢宝物。

    钱荣没有直接回答习昊的问话,而是继续慢慢的说到:“教主还让我转达,这次出现征兆的地方,极有可能就是三千年前修行界第一高手黑天的遗迹所在。”

    旁边久未说话的牟依嘎,听到钱荣的话,不由双眼放光,立即问到:“黑天遗迹?在莫苍山?有没宝贝啊?”

    看着牟依嘎好像已经的宝贝的兴奋样子,也不由微微一笑。慢慢解释到:“几百年前,曾经有消息传出,说莫苍山中有黑天的遗迹,遗迹中有神器。当时很多人都纷纷上山,可是并没有找到遗迹所在,这次神器出世的征兆出现在莫苍山,所以教主也就推测,这次的神器应该在黑天遗迹中。这黑天乃是炼体之人,他留下的神器极有可能能大大增加公子的实力,说不定遗迹之中还有高明的炼体法决。”

    习昊不由大为动心,这炼体第一高手遗迹内,说不定真的有能让自己快增加实力的东西。不过他心中却不由疑惑更甚。“不知暗茶图前辈和天衍门主前辈为何要如此对习昊。”

    “这是教主的意思,至于为何我也不知。”

    “这是门主的意思,至于为何我也不知。”

    对于习昊的疑惑,钱荣和赵鹏飞均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明内情。

    “哇,师父真偏心,对你这么好,对我却那么凶。”一旁的牟依嘎却撅着个嘴,忿忿不平。

    看着撅着嘴的牟依嘎,习昊三人不由无奈的相视一笑。

    考虑了下整件事情,习昊才开口对钱荣二人说:“这样吧,我先送我师叔和师弟回鹄鸣山后,有闲暇一定会前往莫苍山一探。到时若需要二位门中之人相助,还请鼎力相助,还有宁桐府那个习天的事情,还请代为留意。”说完还对二人一抱拳,做了多谢的手势。

    钱荣二人也立即对习昊还了一礼,齐齐说到:“公子无需如此客气,但有需要,请随时吩咐一声。这是我教(门)中联络标记,若有需要可留下标记,我教中之人自会应招前往相见,公子看完后还请将之焚毁。”

    说完钱荣立即递上一张纸,上面有一个奇怪的图案,下面还有文字说明如何使用。赵鹏飞也是立即递上一张差不多的纸,说了差不多的话。

    习昊收下画有标记的纸后,钱荣二人见事情已经办完,就起身告辞。

    送走二人后,习昊见天色已晚,就叫上梦瑶和薛皓轩四人一起用过晚饭后就各自回房休息。

    回到房中,习昊对天衍门主和圣灵教主的态度越想越不明白。若说圣灵教主是因为习昊身上项链的原因,那天衍门主呢?难道还是因为它?习昊不由抚摸起胸前的项链,开始思念起家人来。

    想起家人,习昊有不由得想起眼前的处境,想起了于飞说的那十二坛主、八大护法……不由感叹自己还是实力太差。

    胡思乱想了半天,习昊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定了定神,将自己的本命小虫唤处祭炼了一番,然后修炼了一会金身决,实在是觉得困了才倒头睡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从仙侠世界归来
贞观大闲人
绝代神主
寒门状元
带着仓库到大明
绝世剑神
飞剑问道
逆剑狂神
牧神记
天骄战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