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司徒家族

    羌戎山位于出云国东北部,地处山林幽谷之中,瘴气密布,毒虫群集。虽说不上什么凶地绝塞,但也算得上一处险恶之地。不过此山之中却也有很多罕见药材,即使环境险恶,但也经常有些为了生活所迫的人来此采集药材。

    羌驿镇,羌戎山下的一个小镇,因为经常有来这羌戎山采药的人在此落脚休息,所以这小镇也还算繁荣。

    这日,羌驿镇外一条蜿蜒的小时路上,一个人影正慢悠悠的向着羌驿镇前进。

    这人影正是习昊。那日,习昊得到了养蛊秘术之后,也就开始修习起这养蛊之术。

    可是习昊修习这养蛊秘术中的养神之术之时,却总是感觉这养神之术缺了点什么。虽然修习也能起到壮大元神的作用,但是却不能起到最大的功效,他总是觉得这养神决,应该能挥更大的功效才对。

    仔细研究了暗茶图留给他的秘籍之后,他产生了个大胆了猜想:要不就是这养神决本身就不完整,要不就是这养神决必须和养蛊配合。

    既然有了猜想,当然就要进行验证。习昊也就开始寻思也养一只本命蛊。起初他自然是把心思动到了金蚕蛊母身上,可是这只万蛊之王,还真的有那么点“王八”之气,对他却始终不曾理睬。用尽浑身解数的习昊,最后不得不放弃。他知道自己现在元神太过弱小,不足以引起这位老大的注意。

    不能让金蚕蛊母做自己的本命蛊,虽然有些遗憾,可是习昊还是得继续验证自己的猜想,对他来说,本命蛊厉害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养神之术。

    开始准备培育自己的本命蛊,可是养蛊也必需要有蛊才行。而这蛊其实就是有灵性的毒虫经过特殊的炼制而成。

    多数养蛊之人为了保证自己炼制的蛊的强大,对毒虫也是要进行筛选的。而筛选的把法就把许多有灵性的毒虫,密闭于容器中,让它们当中的一个把其余的都吃掉,最后活着的那个当然就是最厉害的,也就适合炼制成蛊了。

    为了炼制自己的本命蛊,习昊的身影也就开始在各穷山恶水中出现了,开始寻找捕捉各种有灵性的毒虫。尴尬的是,由于习昊身上有位蛊中至尊的存在,那些毒虫通常在习昊还离得老远的时候,就纷纷四下逃窜,让习昊根本无法捕捉。

    面对这种情况,习昊也不气馁,继续在各穷山恶水中找寻各种有灵性的毒虫,同时也开始收集各种诱虫、养蛊所需要的药材。

    时间一天天过去,习昊连一个毒虫的毛都没抓到一根,药材倒是遇到了不少,还好上次送天风六祖的遗物回山后,师门奖励了一个有足够空间的储物袋,所以习昊见到药材也是来者不拒,全装在了储物袋中。

    对于这种情况,习昊心里焦急,可也没办法。只是在游历路途中遇到瘴气密布,毒虫云集的地方都前往一探,以期能抓到几只不怕那位“老大”的毒虫,顺便也收集些药材。这一日,他路经这羌戎山边,也就往羌驿镇而来,想从这里进山一探。

    还没到镇口,习昊却感到一丝异样,却说不出究竟有什么异常来。

    慢慢的靠近小镇,一股淡淡的血腥气从空气中传来。离小镇越近,空气中的血腥气越来越重。

    进入小镇,映入习昊眼中的是一幅人间惨象,一具具尸体躺在血泊之中,原本是青色的石街被血液染成了绛红色,浓重的血腥气让人呕。

    眼前的景象让习昊顿时惊呆了,突然一声凄厉的尖叫从远处传来,惊醒了呆中的习昊。稍一犹豫,还是忍不住好奇,朝着尖叫传来的方向奔去。

    刚穿过小镇,又是一声凄厉的尖叫传来,习昊略略的观察了一下,现尖叫是从前面不远处的一个山坳里传出的。由于不知道山坳中是什么情形,他也就运转起体内元力,戒备着缓缓的向着山坳靠近,到达山坳边上,小心的找了处隐蔽的地形隐藏起来,观察山坳的情形。

    山坳中,一群孕妇被聚集在一起,有些正瑟瑟的抖,有些则向傻了一样呆呆的看着一处。离这些孕妇不远的地方,一个紫衣大汉正站在一个巨大的药鼎前,一脸激动的看着药鼎。

    忽然,那大汉一皱眉头,扭头往习昊隐藏的方向看了一下,随即轻轻的冷笑了一下,扭头继续兴奋的看着药鼎。

    缕缕暗红色的雾气从药鼎中冒出,随着时间的推移,药鼎中冒出的雾气渐渐的变淡。

    这时,那个紫衣大汉走向那群孕妇,手一探,一个孕妇就被提在手中。走到药鼎前,大汉将孕妇往地上一扔,伸手朝孕妇肚子一抓,一个血淋淋,已经成型的胎儿就被抓了出来。大汉把胎儿往药鼎中一扔,然后屈指一弹,一缕紫色的火焰落在那孕妇尸体之上,尸体刹那间就被化作了灰烬。

    习昊见到这一幕,不禁一股怒气上涌,猛的一转体内元力,口中大叫一声“恶贼”飞快的向着紫衣大汉冲去。

    那大汉早已知道习昊存在。此番习昊突然难,他也只是冷笑一声,连看都不看一眼,轻轻的一挥手,一道乌光飞的向着他袭来。

    乌光飞来,习昊立即感到一股绝大的气势将自己笼罩锁定,让自己无法躲避,顿时也对自己的冒失有些后悔起来,可是后悔已经没用了,也只好奋起一战。只见他猛的深吸一口气,迅的将全身元力聚集在拳头之上,然后大喝一声,向着那团乌光一拳挥出。

    “嘭~~~~~~~~~”

    只感觉浑身一震,全身像散了架一样,习昊被击得凌空飞起,

    “扑通~·”

    “哇~~~~”

    一张口,一口鲜血立即从习昊口中吐出。强忍着浑身的剧痛,习昊快爬起,向着一边逃逸而去。

    “咦~~~~~”

    那大汉惊异习昊竟然还没死,当即就想继续追击。可是扭头看了药鼎一眼,还是放弃了追击的想法,放任习昊逃离而去。

    瓢泼的大雨从天空中倾泻而下,习昊一个人在泥泞中跌跌撞撞的,往羌戎山方向而去。怕大汉的追击,他不敢从官道逃走,只好向着羌戎山逃逸,想在山中找个隐秘的地方将伤养好。

    慢慢的,习昊感觉意识有些模糊了,眼前一黑,身体缓缓的跌倒在地,往山坡下滚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习昊悠悠的醒来,一张眼,阳光射得眼睛有些疼。感觉到很累,习昊也不想动,直接闭上眼,就那么躺着。

    “没想到这天下,还有这么恶毒的修行者。为什么那些修道高人没有除去这样的魔头,还让他在这世间做恶。哎,那些孕妇的家人应该很伤心吧。”

    忽然身体一震,一种恐惧从习昊心底出。

    “如果那些是我的家人,我会怎么样?会不会有一天我的家人遇到危险,而我却无能为力?”

    习昊一直都在寻找亲人,渴望与亲人团聚的日子,也一直为此而努力着。可是现在的他,却有些害怕起来,害怕自己将来无法保护家人,害怕自己给家人带来灾难。

    可能由于金身决是偷来的原因,在习昊心中一直有个忧虑:担心自己的功法,有一天会被有见识的人看破,担心失主有一天会找上门来。

    “如果自己找到了家人,而陈清他们找上门来,我能保护好家人吗?”

    习昊喃喃的念叨,一种从未有过的担心与害怕涌上心头。

    隐隐的他觉得现在找寻亲人是一种错误,自己现在不仅不能保护亲人,还可能会给他们带来灾难。

    “我要变强,对,我要变得强大,像暗茶图前辈那样强大。”

    一股强烈的**从心中升起。

    “对,养好伤,养好伤就去修行,至少要有能力自保了才去找寻哥哥和父母。”

    习昊突然变得坚定起来,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这时,他才感觉到有些渴了,开始跌跌撞撞的去找寻水源。

    五天的时间眨眼即过,习昊的身体经过这五天也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这日,习昊正坐在一棵树下,吃着刚采来的野果,开始盘算怎么离开这羌戎山,到阴阳谷中修炼去。

    这时,一股浓郁的香气传来,让人闻着只觉得通体清凉,十分舒服。

    “什么东西?”

    慢慢的循着香气走去,来到了一个水池边,仔细的辨别了下,习昊肯定香气就是从这里出来的。

    “这里我以前也来过,没什么特别的啊。”

    正感觉到奇怪,却突然见水池中间一棵枯黄的水草正快的变着颜色,慢慢的变得通体透绿。

    “凌碧草?”

    等水池中间的东西全部露出水面之后,习昊眼睛不由亮了起来。

    在天风门的时候,由于长期努力却始终不能筑基,习昊也曾想过借助丹药,也看过不少的丹药典籍,可是研究了诸多典籍之后才现,许多丹药虽然能让人功力提升,但是却并没有对筑基有帮助的丹药。虽然没有找到帮助筑基的丹药,但是他却由此而积累了许多药理知识。

    凌碧草,习昊曾经在一本丹书上见过,这凌碧草可以炼丹,也可以直接服用,对木属性的修炼者功效极大。他虽然不是修炼不属性功法,但是他在意的人中却有一个是修炼木属性功法的。所以看到这凌碧草,他的心情还是特别激动的。

    眼见凌碧草已经熟透,习昊也不犹豫,立即下水,直接向水池中间走去。

    深怕弄断了凌碧草的习昊,小心翼翼的顺着草茎向下摸去,摸到草的尾部却现,这凌碧草的根缠绕在一个小盒子上,习昊索性连着小盒子一起从淤泥中取出。

    走上岸,习昊像绣花一样,仔仔细细小心翼翼的将草根一丝丝的从小盒子上牵起。生怕弄断了一点根须,而使凌碧草的灵气泄露,减弱了凌碧草的灵效。

    过了良久,这个细致而巨大的工程终于被习昊完成,扭了扭有些酸的脖子,习昊直接将小盒子丢在一边,然后满脸喜悦的看着手中的灵草,心中却憧憬着那人服用这灵草后功力大进的情形。

    正在习昊看看得入神的时候,一老两年轻三个身影悄然的出现在了他旁边。

    老者用羡慕的眼光,往习昊手中的凌碧草看了良久。才慢慢的对习昊喊到:“小友,小友……”

    “恩?~~~~~~前辈什么事?”

    习昊这才惊醒,用一脸疑惑的眼光望着老者。

    “老夫是司徒家的司徒清,想和小友商量个事。”

    老者一脸平和的望着习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白袍总管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龙血武帝
帝霸
寒门崛起
一号红人
超品巫师
龙纹战神
大道争锋
无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