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养蛊之术

    于飞几人,飞快的退到一边,见那些银金色光点并没有追击,而是在空中盘旋,这才松了口气,随即朗声喊到:“在下血欲宗于飞,不知是圣灵教的哪位高人到此?”

    “老身暗茶图,这位习昊小朋友与老身有些渊源,还请诸位散去吧。”一个声音从半空中传来。言语虽然客气,却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威严。

    一听对方竟然是暗茶图,于飞心中立时大骇。“原来是圣灵教主驾临,晚辈在这里给您老请安了。”

    “不用了,老身已久不见人,你等退去吧。”见于飞仍然不走,威严的声音中似乎有了些不耐烦。

    “晚辈等只是想请习公子到我门中做客,并无恶意……”

    于飞拿不准圣灵教主和习昊究竟有何渊源,可是心中仍不死心。

    “哼,莫非老身久不见人,别人都以为老身变得软弱了,不敢再杀人了?”

    于飞的话还没说完,冷厉的声音就从空中传来。他顿时冷汗直冒,没说完的话立时咽了回去,急忙向空中一拱手。“晚辈不敢,晚辈告退。”说完,急忙带着几个红衣人匆匆狼狈而去。

    几人走后,习昊正想道谢。谁知,还没开口,却突然看见原本盘旋在空中的十几个银金色光点,向他飞袭来。习昊不由大惊,正准备做些什么反应,却忽然现,那些银金色光点,在他身前几尺远的地方盘旋却不前进。似乎有些焦躁不安,仿佛前面有什么他们十分畏惧的东西。

    见此情景,习昊不由略略的松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疑惑,那些银金色光点似乎受到了什么催促,又开始向着他慢慢的移动。

    银金色光点刚一动,习昊胸前突然传来一声尖鸣,一个金色的光点从他胸前飞出。金色光点一出现,那些银金色光点立即飞散去,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似乎感觉银金色光点已经走远,金色光点在空中一阵盘旋,也飞快的飞向习昊,没入他胸前不见了。

    “你就是习昊吧。”

    突见到这一连串变故的习昊还没回过神来,一个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顺着声音望去,一个身着黑色奇怪服饰,看上去大约三十多岁的美貌妇人,站在习昊左前方不远的位置。

    “前辈,您是?”

    “老身暗茶图。”女子笑了笑,轻柔的对着习昊说。

    “听说你有一个面具图案项链,我可以看看嘛?”

    习昊一愣,用疑惑的眼光看了看暗茶图,没有直接回答暗茶图的问话,反而是向其问到:“前辈从何处得知,晚辈有这么一个项链?”

    “哦,是老身急切了,没向公子说明缘由。”看着习昊的反应,暗茶图也感觉有些不好意思,意识到自己问得有点突然。这才一整容,正声说:“老身是圣灵教的教主,也是牟依嘎的师父。”

    “哦,牟依嘎她还好吧。”想起那个似乎很有“性格”的女孩,习昊从心里出一丝微笑,也就不由出言问了句。

    “小徒很好,多谢公子挂念。”暗茶图朝习昊轻轻的点了点头,好像是代牟依嘎谢谢习昊的关心。“小徒顽劣,上次带着我圣灵教的圣蛊偷跑出来,却为人所伤,还好被人所救,送了回来。小徒回来后,向我讲述了当日的经过。她的叙述却让老身产生了一种猜想,故此前来找寻公子,想要证实一番。”

    “猜想?”习昊心中一阵疑惑。

    “不错,听完了小徒的叙述,老身猜想,圣蛊并没有离去,而是藏身在你身上的项链之中。故此起初见面之时,也用蛊一试,让公子受惊了。”

    “前辈客气了,那前辈此来是要寻回圣蛊?”习昊听到暗茶图的解释,心中起初那点芥蒂,消失得无影无踪。说话的语气也恭敬了许多。

    听了习昊的话,暗茶图却是的一笑,声音也更加柔和起来。“圣蛊在我教圣地已有数千年,我教中却无人与之有缘,现在圣蛊跟随公子,也是公子和圣蛊的缘法。老身此来,只是想看一看公子身上的项链而已。”

    “不知前辈为何对这项链如此感兴趣?”习昊心中讶异不已,暗茶图千里迢迢来到此地,竟然不是为了寻回圣灵教的圣物,而只是想看看习昊的项链。

    “如果公子的项链,缺实是老身心中所猜想之物,老身自当告知公子详情。”

    听完暗茶图的叙述,习昊一皱眉头,略一犹豫,然后伸手从脖子上取下了项链。

    暗茶图用微微抖的手,接过项链仔细端详了半天,然后深深的吐了口气,才将项链递还给习昊。“这项链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这是晚辈父母所赐,晚辈自小带在身上。”

    暗茶图却是显得有些激动,急急的向着习昊问到:“哦?那你的父母现在何处,老身可以见一见他们吗?”

    说起亲人,习昊不仅有些黯然,有些忧伤的说:“晚辈八岁的时候,不幸与父母失散了,晚辈也一直努力的在寻找。”

    “哎,不用难过,你父母若知道你如此挂念他们,他们肯定也会很欣慰的。我也相信你们一家会很快团聚的。”

    虽然听到习昊说,他也不知道他父母在何方。暗茶图有些失望,但是看到习昊失落的样子,不由得出言安慰。

    听了暗茶图的话,习昊也是振了振精神。“承前辈吉言。”

    “习公子如果找到父母,可以请他们二位,到西南大屿国圣灵教总坛一行,或差人告知老身,老身亲身前往拜见吗?”

    听到暗茶图说想见自己父母,习昊不由一愣,可自己又似乎不好代父母拒绝,也就对着暗茶图一躬身,说:“如果找到家父家母,习昊一定转达前辈盛情。”

    “恩,习昊,你知道蛊是什么吗?”说完习昊父母的事,暗茶图却突然一转话题,问起他蛊的事情。

    习昊却是一呆,一脸茫然的说:“蛊?晚辈不知。”

    暗茶图也没再言语,只是手一抬,然后将手伸到了习昊面前,慢慢将手心摊开,习昊一眼看去,只见一只银金色的小昆虫停在她的手心,那小昆虫的样子有点像甲虫,可是却比普通的甲虫小了许多。

    “这就是蛊?起初的银金色光点就是它?可是它为啥好像很怕我似的?”习昊第一次见这种东西,不由好奇的仔细打量着暗茶图手中的小虫。

    看着习昊好奇的样子,暗茶图却是微微一笑,眼中闪出了些慈祥的光芒。“不错,这就是蛊。蛊之所以让修行者害怕,那是因为它能无声无息侵入人体,一旦让蛊虫进入修行者身体,那修行者的金丹元婴乃至**都将被蛊虫所吞噬,无可避免。至于它怕你,那是因为你身上的金蚕蛊母。你身上的金蚕蛊母是万蛊之王,它放出的气息让所有的蛊虫都不敢靠近它。”

    “原来是这样啊,牟依嘎当初以为金蚕蛊母跑了,还苦恼了半天呢。”

    听了暗茶图的话,习昊心中了然了,将自己进出阴阳谷时的情形和眼前银色蛊虫对自己的惧怕对比了下,立时明白自己能自由进出阴阳谷是这金蚕蛊母的功劳。想及此处,他又不由想起了将这金蚕蛊母带到自己身边的牟依嘎,脑海中不由浮现出和牟依嘎相处时的情形,一个疑惑又突然出现在心头。“可是,当它飞到我这里后,牟依嘎也用蛊虫试探过,那些蛊虫并不怕啊。”

    暗茶图似乎早已想过这问题,习昊一问,立即开口耐心的解释到:“蛊在某种情况下会进入休眠期,进入休眠期的蛊只有用人的血液才能唤醒。那时候小徒的蛊虫不怕你,估计是因为那时候他进入了休眠期吧。后来,应该是接触到了你的血液而苏醒的。”

    习昊想起自己被沧溟派的人击飞的时候,好像吐出了口血,不自觉轻轻的点了点头。

    “你修习的应该是炼体之术吧。”见习昊似乎明白了,暗茶图也转移了话题。

    听到暗茶图的问话,习昊立即恭敬的回答:“前辈慧眼,小子修炼的却是炼体之法。”

    “那你感觉这炼体之术有何缺点?”

    习昊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会,才开口答到:“缺点?晚辈不知,只是觉得在战斗中,这法门虽然厉害,可是却只能被动还击,如果别人要逃,却是毫无办法。”

    暗茶图不置可否的一笑,说:“不错,这炼体之术前期确实攻击手法单一,不能远程攻击,修炼到深处才会所好转,这也算炼体之术的一个缺点吧。其实,这炼体之术还有个很大的毛病。”

    “毛病?还请前辈指点。”习昊立即诚恳的询问。他修炼这金身决,全靠自己摸索,没人指点,现在有这样一个高人肯指导,当然是虔诚的求教。

    看着习昊诚恳的样子,暗茶图心中也十分满意。继续往下说:“炼体之术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伤神。威力越大,修炼起来越快的功法,这个毛病越是明显。这也就是虽然炼体之术可以成,威力也不小,但却很少有人修习的原因。当然佛家的炼体功法在外,佛家炼体功法通常有秘法辅助,虽然伤神的毛病是弱化了不少,可是修行起来也缓慢许多,并且威力也不大。”

    “伤神?有什么危害吗?”习昊突然想起了金身决上,那个不知名的前辈留下的评语。

    对于习昊的问题,暗茶图脸上却出现了难得的慎重,慢慢的开口说:“元神乃人之根本,如果神散,即使**存活,他也是死了,身体也只是一个活死人。所以历来修行的人都注意养神。我观你所修行的炼体之术,威力绝大,对元神的伤害应该很大。”

    “那有什么办法可以挽救吗?”习昊不由有些焦急,他可不想变成活死人。

    暗茶图看着有些急色的习昊,却是微微一笑。“我圣灵教控蛊,实际就是用元神控制蛊虫,自然也就会特意修炼元神,也就有养神之法。你可愿意修炼我教养蛊之术?”

    “可是晚辈已经有了师门了。”习昊心里虽然很想学养蛊之术,但是毕竟他还算是天风门的人。

    暗茶图没再言语,直接从身上取出一本书,向习昊一丢。

    “拿去吧,你不需要加入我圣灵教,这法门你好好修行,也可以弥补你炼体之法大成之前,不能远程袭敌的缺点,并且圣蛊也在你身上,说不定哪天你能得到圣蛊的认可。”

    “可是晚辈资质实在愚笨,十岁开始在天风门修行,到十八岁还未能筑基……”

    手里拿着秘籍,习昊心中激动,对暗茶图也是感激万分,同时也感觉到惶恐,生怕修炼不好这法门,辜负了暗茶图栽培。

    “我教养蛊之术,迥异于道门修行之术,你不适合修习道门功法,未必就不适合修习这养蛊之术,你好好修习就是了。”说到此处,暗茶图话语一停,然后一脸凝重的向习昊说:“不过你得记住,这法门切不可外传,即使你的师门中人,或者你的亲人也不行。”

    看着暗茶图凝重的神情,习昊也是心中一紧,立即微微一躬身“晚辈一定谨记。”

    “对了,关于为何我对你的项链感兴趣的事,在此地实在说不清楚,你哪天有空,随时可往南方大屿城我圣灵教总坛一行,到时我一定为你解答。”

    话刚一完,也不等习昊回答,就拿出一个紫色令牌,对着习昊说到:

    “这个令牌是我的信物,拿着它可以自由进出我圣灵教总坛。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圣灵教帮忙的时候,拿着它我圣灵教教主以下都会全力协助你。你拿去吧。”

    话刚一说完,暗茶图把令牌往习昊一扔,人却突然消失了。

    留下的习昊回想刚才的一切,有如在梦中的感觉,他知道金蝉蛊母会呆在自己身边,以及暗茶图对自己的友好态度,都是因为身上这条从小带到大的项链,可他却怎么也看不出这条项链有什么特殊,能让圣灵教的圣蛊和教主都对自己如此青睐。抚摸着胸前的项链,习昊不由思念起失散的亲人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天醒之路
我的1979
修炼狂潮
官梯
逆天邪神
茅山捉鬼人
剑来
帝霸
七界武神
大魏宫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