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红衣再现

    鹄鸣山后山某处小路上,一个青年在此已经徘徊了很久,眼睛不时的看着远处一间小木屋。终于,青年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向着木屋走去。

    “咚咚~~~”

    “师叔”

    “习昊啊,进来吧。”

    走进屋,看着盘坐在蒲团上的梦瑶,脑中本来准备好要说的话,却突然全部飞走了,不知道说什么,呆呆站在那里。好像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不敢看长辈一样低着头。半天嘴里才憋出一句:“梦瑶师叔,你的伤没事了吧,弟子累你受伤了……”

    梦瑶一抬头,却看见习昊诺诺的样子,不由心里暗喊一声:“呆鹅”脑中却突然心里冒出一个恶作剧的念头。

    “啊……”

    梦瑶突然面色苍白,手捂着胸口,向一边倒去。

    “师叔,师叔……”

    看着怀中一脸苍白的梦瑶,习昊心中慌乱,也不知道做什么好,只是轻轻的摇着梦瑶,嘴里喊着,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噗~~~”

    梦瑶却突然醒来,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师叔你醒了?哪里疼?这是伤药。”

    习昊心中挂念着梦瑶的伤势,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急忙将从师弟那里要来的伤药递了过去。

    “笨蛋”

    梦瑶动了动,才意识到自己还躺在习昊的怀里,不由面色一红,轻轻的脱离了其怀抱,坐直了身子。偷偷的看了一眼习昊,现他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窘迫。这才安了心,开口说到:“我没事了,刚才逗你玩的。”

    说着还不经意的吐了吐舌头,露出了一副小女儿的神态。

    听着梦瑶说没事了,习昊心里不由一松。看到梦瑶的神态不由痴了,呆呆的望着梦瑶。

    看着习昊傻傻的看着自己,梦瑶不由窘,脸上又一阵红。

    “喂~~~~~~~~~”

    “哦,师叔,你没事了啊。”

    习昊突然回过神来,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呆呆的站在那里。

    “哼,我本就没有受伤。起初那把剑,我根本就没有注入神识,只是当石头一样丢向那王宏的。”梦瑶朝习昊得意的笑了笑。

    可习昊似乎还有些不放心,脸上有些忧色,唯唯的说:“那,你当时明明吐血了啊。”

    “那是我自己逼出来的,真笨。”梦瑶有些嗔,不过心里还是甜甜的。

    听到梦瑶骂自己笨,习昊却是傻傻的笑了笑。“呵呵~~~是的哦,这么简单的事,我都没想到。”

    说玩,习昊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对梦瑶问到:“对了,那郝连兄妹二人是什么人啊,怎么会在这鹄鸣山,那王宏好像还很怕你一样?”

    梦瑶却是突然神色一暗,慢慢的说到:“那郝连青树兄妹二人,是四大家族郝连家的人。至于我嘛,我也本是四大家族中的司徒家的人,因为祖宗的一个遗训,才到这鹄鸣山修行的。他们二人这次到鹄鸣山来……”

    说到这里,梦瑶停了停,迟疑了下,才接着说:“他们这次应该是到鹄鸣山来游玩吧。”

    说完神情间尽是落寞,好像有说不完的伤感。习昊看着梦瑶的表情,心中满是怜爱,可却找不到什么话说,两人也就呆在那里一时无语。

    “哎,我也累了,你先回去吧。”过了半晌,梦瑶叹了口气,做了个困倦的姿势。

    习昊却是一呆,不明**瑶怎么突然就不高兴了,还下起了逐客令。看着梦瑶落寞的神情,有些心疼的习昊本想要说点什么,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在那里呆站了半晌,才开口说到:“那我先走了,师叔你好好休息。”

    从梦瑶那里出来后,接连几天习昊都没见到梦瑶在鹄鸣山露面。郝连青树也下山去了。青玉子、青阳子等人也是急急忙忙的宣布闭关一年。

    习昊一个人在山中也觉得无趣,就留了封信给青阳子,然后一个人下山而去。

    下得山来,习昊才现,自己竟然不知道去哪里。

    由于不知道亲人在何方,习昊也就决定选个方向,一边游历,一边找寻亲人和修行,等到了要进阶下一个层次,身体需要破而后立的时候再找个地方潜修。

    从天风观借了匹马的习昊,正骑在马上,一边慢慢的赶路,一边看着路边的风景。

    几个全身穿着和陈清一样红色衣服的人,突兀的出现在路中间,挡住了去路。

    “敢问公子可是习昊习公子?”

    习昊一皱眉头,沉声说到:“我就是习昊,你们是?”

    一个领模样的老者站了出来,朝着习昊一拱手。“老夫于飞,有点事情想请习公子帮忙。”

    “帮忙?我好像并不认识你们啊。”

    看着几人,习昊心中泛起疑惑:“看几个人的服饰,似乎和陈清的一样,难道他们就是陈清师门的人,已经知道自己得到金身决的事情?可是怎么自己一下山,他们就堵在这里?难道他们能未卜先知?”习昊脑中正飞的思考着。于飞的声音却在耳边响起。“现在不认识不要紧,以后自然就熟悉了。”

    “哦,那你可以说说看,什么事情?”听着对方蛮横的话,一皱眉头,可是还是没有作。

    “小事,还请习公子跟我们回去做客,我们将以上宾之礼相待。”

    听着对方的语气,完全没有客气的意思,习昊声音也不由生硬起来。“要是我不愿意呢?”

    于飞却是阴恻恻的一笑。“呵呵,我相信我们一行人,是能够请得动公子的。”

    “哦,是吗?”

    习昊慢慢的走向于飞,突然,一蹲身,飞跃起,向着于飞一拳击出。

    习昊的袭击虽然突然,但于飞似乎早有防备,见习昊一动,飞的往一边一退,一件圆形法器向着他袭来。

    “嘭~~~~~~~~”

    习昊的拳头和法器碰到一起,人却一借力,身体往一边树林掠去。

    几名红衣人一愣,立即反应过来,法宝飞剑纷纷向习昊激射而至。

    正要进入树林的习昊,身在空中,无处借力,没办法只得深吸一口气,急急的往地上坠去。

    刚落地,却见几名红衣人已经跟了上来,将习昊团团围住。

    这时才见于飞阴沉着脸,驾着飞剑飞了过来。

    “金丹期?”

    修道之人,只有到了金丹期才能御剑飞行,见那人驾着飞剑追来,习昊立即知道,那人至少是金丹期的高手。

    “不知小子何处冒犯了诸位,惹得诸位如此大动干戈,还出动了金丹期的高手。”反正已经被围,逃是逃不掉了,习昊索性也不逃了。

    见习昊已经在控制之中,于飞也是神态安闲。“呵呵,公子言重了,我们只是想找你了解点事情而已。”

    “哦?不知各位想知道些什么?习昊如果知道的,当然是知无不言。”

    “那我就实话说了吧,我们想知道,你是如何从阴阳谷出来的。”

    习昊一听,心里开始盘算起来,“原来不是金身决的事,可是他们怎么知道我从阴阳谷出来?难道是我出来的时候,被他们的人看到了?”知道不是因为金身决的事,习昊也开始放松下来,慢慢的说到:“哦,原来是这许小事啊,告诉你们自然也没关系。不过,我可以知道你们为什么这么在意阴阳谷吗?”

    “不好意思,这是本门的秘密,如果习公子想知道,可以加入本门,如果习公子入了本门,那进门就立了一大功,日后前途无可限量啊。”

    于飞见习昊似乎放松了下来,不那么戒备了,语气也缓和了,以为习昊会将秘密说出,此行目的也就快达到了,心情自然大好,所以对习昊的语气也客气起来。

    “好意心领了,加入贵门就不必了,小子现在还不想受门派的羁绊,其实……”

    习昊本想说,他也不知道怎么从阴阳谷出来的,突然之间灵光一闪马上转口说到:“其实从阴阳谷出来很简单,阴阳谷中有一种神奇的草药,抹在身上可以免受谷口毒虫的侵害。”

    于飞立即双目一亮。“哦?那习公子现在身上有这种草药了?”

    “抱歉,从阴阳谷出来的时候用完了。”

    听说草药用完了,于飞也是不以为意。“哦,那不要紧,在这外界哪里长有此种草药?这种草药有何特征?习公子可以为我们详细描述下吗?”

    于飞话语一落,习昊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可是究竟哪里不对也说不上来。不过他却没有迟疑,平静的说到:“在阴阳谷外,我并没有见过这种草药,我也是在阴阳谷偶然现了这种草药的神奇作用。”

    于飞一愣,突然指着习昊喝道:“黄口小儿,满口胡言乱语。你以为老夫好欺骗是不?”

    “哦?我句句属实,如何说我欺骗你们?”习昊被于飞喝得一愣,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被于飞看出了破绽。

    “既然,你在外界没见过这种草药,那你是怎么进入阴阳谷的?”

    习昊一愣,心里苦笑不已,自己是莫名其妙的进入阴阳谷,也是莫名其妙的出来的,当然也就不曾想到这漏洞。一时之间没好的说辞也只好据实的说:“这个,其实我也搞不清楚,我是怎么进入阴阳谷的,我被沧溟派的人打落山崖,醒来后就在阴阳谷了。”

    于飞看习昊的神情,也拿不准他说的究竟是真还是假。皱着眉头想了半天,还是决定不管真假,先带他回去再说。“习公子所说实在是匪夷所思,老夫一时也不好做决断,还请习公子跟我们回去一趟。”

    习昊估计对方应该要动手了,也就暗暗的运转体内元力,口中却不动声色的说到:“不好意思,我还有事要做,改日有空再行登拜访吧。”

    于飞听到习昊的话,知道习昊是推脱,当即也是一声冷笑。声音也变得不阴不阳起来。“哦,习公子有什么事,可以吩咐我派门下去办,务必请习公子屈尊到我门中做客。”

    “实在不好意思,一点私事,不好劳烦他人。”

    习昊话虽镇定,心中却不停的打鼓,眼睛还不停的打量周围的环境,思考怎样逃脱。

    “那就请恕我等无礼了。”

    于飞话一落,几名红衣人立即法宝飞出,向习昊袭来。

    习昊也早有了打算,见法宝飞来,立即运转体内元力,在身体周围形成一层护罩,也不管其他人的法宝,飞快的向其中一人一拳挥出。

    那名红衣人,眼见习昊袭来,也不敢闪身让开,只是手一扬,一件护身法宝祭出,在身体周围形成一层水波样的护罩。

    习昊的拳头与那人的护罩相撞,呲的一声,撕裂了护罩,正要向那人打去,习昊去突然感觉到背后一股绝大的压力传来,估计是那于飞出手了。感觉那股压力,知道自己的护体气罩,绝对挡不了于飞的攻击,习昊无奈,也只好放弃了对红衣人的追击。反身全力一拳,向着身后袭来的法宝轰去。

    “砰~~~~~~~”

    一口鲜血吐出,习昊身体半截陷入土中,只感觉身体像散了一样,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也就只好苦笑一声,向对方看去。

    却见于飞也是脸色苍白,一缕鲜血从嘴角溢出。

    见到于飞的状况,习昊不由一愣,不想自己一拳,竟然也这般威势。震禅期从境界上来说,比金丹期要低了整整一个境界。而习昊还只是震禅境界的第一个层次。金身决有如此威力,习昊心里不禁高兴起来,可是转瞬之间,也就意识到自己当前的处境,也不由叹了口气,苦笑起来。

    看着渐渐逼近的红衣人,习昊知道自己这次是逃不了被捉的命运了。

    突然,十几个银金色光点从远处飞来,向着于飞等人袭去。

    “圣灵教!”

    于飞一声惊呼,带着几个红衣人飞的向一旁闪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最强升级系统
异世界的美食家
逆鳞
剑来
汉乡
俗人回档
大王饶命
我的1979
帝霸
医武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