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郝连家族

    听闻了天风六祖的消息,看着六人留下的储物袋,青玉子也是老泪横流。过了半天,青玉子心情渐渐平复下来。略一沉吟,立即召集七位长老到大殿议事。

    由于怕众长老担心陈清可能会带来麻烦,青玉子没有对众长老讲陈清的事,只是说习昊两年前下山,偶然在一山洞得到一部不知名的炼体法决,然后跌落阴阳谷,偶然的现了天风六祖的遗物。

    讲明了储物袋的来历,青玉子当场将储物袋打开,证实了确实储物袋是天风六老的遗物,并且开启禁地的法器也在其中。

    一时间,整个大殿立时热闹起来。

    “众位长老,静一静。”

    青玉子制止了众人的议论。朗声说到:“至于开启禁地和这六祖遗宝处理的事,我们稍后禀明三位太上长老,请他们主持,我等也不好擅自做主。不过当下尚有一事,尚需处理。”

    众人一听,知道青玉子说得在理,也不由暗叹自己修为不够,失去平常心了。不过众人心中都奇怪青玉子说的当下应该处理的事是什么,也就静静的等待着青玉子的下文。

    “习昊这次带回六祖遗物,功劳甚大,不过他却还是个记名弟子的身份,这未免有些不妥。我建议将习昊破例收为入室弟子,众位长老以为如何?”

    青玉子此语一出,心情已经渐渐平复的众长老,也纷纷点头,深以为然。

    “且慢”在多数长老都准备表示赞同的时候,一个声音在大殿中响起。

    却见一位长老走了出来,朝着众人大声说:“众位长老,众所周知。阴阳谷乃一绝地,千百年来无人能从其中活着出来,即使合体期的高手也不例外。习昊一个还没筑基的弟子,就算他修炼了两年那不知名的功法,顶多也就相当于筑基期,或者融合期的修为,他如何能安然的从阴阳谷中出来?“

    “我们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习昊能安然进出阴阳谷,但是他带回了六祖遗物是事实。”青阳子立即愤然的说。

    青玉子的话刚一落,那长老却是一声冷笑。“哼哼,只怕不是从阴阳谷中得来,而是其他有心人给予,送来天风也是另有目的,况且他还身怀别派功法。”

    由于习昊进出阴阳谷时的情形,确实太过匪夷所思,一些长老也有些疑虑。那长老此刻这么一说,大殿中各长老也立即议论起来。

    见着众人开始议论纷纷,青阳子不由心中怒极。“你……强词夺理……欲加之罪……”

    眼看青阳子和那长老就要争吵起来,习昊此时却走了出来。“众位长老,听我一言。”

    “六祖遗物回归,我天风门将会逐渐壮大,这可能会引起其他门派的忌惮,弟子身怀炼体之术的事情,也可能成为他派打压攻击我天风门的借口,所以让习昊成为入室弟子却有不妥。在天风门壮大以前,就连……”说到这里,习昊却是一停顿,一咬牙,继续说到:“就连弟子,这个记名弟子身份也有不妥……所以…”

    “这个事情以后再从长计议,这个习昊啊,你也两年没回山了,出去和师兄弟们好好聊聊吧。”青玉子见习昊的反应,立即就猜到往下要说什么,连忙出声打断了他的话。

    习昊也知道现在确实不再适合谈论这个问题,也就告退离去。习昊走后,大殿中众人一番商议之后,立即向三位太上长老闭关之地而去。

    出了大殿,习昊深吸了口气,正准备去找寻以往的师兄弟。突然,一把飞剑激射而来,猛吸一口气,习昊立即微微一蹲,然后跃身而起,一拳向飞剑击出。

    “叮~~”飞剑坠地。

    一道红影飞射而来,停在了习昊的面前,指着习昊厉喝到:“你是那个道人门下?用何种妖法打伤了我哥哥”。

    “打伤你哥哥?”习昊有些不明所以。

    “四小姐,他不是用了什么妖法,他应该修炼的炼体法门,击中了二少爷的飞剑,将二少爷留在飞剑中的一缕元神打散了。”一个随从扶着一个年轻公子向这边走来,还大声的出言向红衣少女解释。

    “哼,你这小子是何人?敢打伤我郝连家族的人。”少女听了随从的话,不禁有些脸红,本想立即朝习昊作,可是却突然想起习昊能一拳打落哥哥的飞剑,自己出手肯定也讨不了好。也就只好嘴中呼喝,将自己的来历摆出来,压一压对方的威风。

    这时许多天风门的人走了过来,看到受伤的青年,脸上流露出复杂的神色,其中有快意解气,还有一丝担忧。

    原来这兄妹二人,哥哥叫郝连青树,妹妹叫郝连玉英。二人来到鹄鸣山已经有七八天了,那个郝连青树经常莫名其妙的就对天风门的弟子出手,而且出手狠毒,很多弟子被打伤。很多弟子对此不满,想去教训他一番,可是却被掌门制止,还下了严令,要对郝连家兄妹二人多多忍耐,现在习昊伤了那个郝连青树,他们当然是解气。

    “郝连家族?”

    听到少女自称为郝连家族的人,习昊不由得一阵疑惑。

    少女傲然的一昂头,得意的朝习昊说:“是的,就是出云国四大修真家族之一的郝连家族。”

    听了少女的话,习昊不由一皱眉头。

    “哼,怕了吧,怕了还不过来给我哥哥磕头认错。”少女看习昊皱着眉头,以为习昊是害怕了,心中不由一阵得意,用一种鄙夷的眼光看着习昊,等着他给哥哥磕头认错。

    那个郝连青树也是一脸傲然,鄙夷的看了习昊一眼,然后昂向天,似乎是在等待……

    “为何在此聚集啊。”

    旁边围观的天风弟子纷纷让开一条路,青玉子和七位长老走了出来。

    “青玉子,你天风门好大的胆子啊,敢打伤我郝连家族的人。”郝连玉英见青玉子来到,立即趾高气扬的对青玉子喊。

    看着受伤的郝连青树,青玉子一皱眉头“这,可能是个误会。”

    “误会,他是谁啊?他不是你天风门的人吗?”郝连玉英却是寸步不让,往着旁边的习昊一指。

    那郝连青树可能刚才服用了伤药,伤势似乎好转了很多,这时也是得意的一瞥习昊,那眼神似乎是说,看你怎么死。

    “他……”

    青玉子脸上不由现出为难的神色。

    “我叫习昊,只是天风门的记名弟子,算不得天风弟子……“看着青云子的反应,又看了看几位长老的神色,习昊知道这郝连家族势力应该极大。今天自己的行为,可能给天风门带来极大的麻烦。再加上自己修炼炼体功法的事情已经暴露,天风门刚刚寻回六祖遗物,正是展的时候……所以习昊也就想在这时候撇清和天风门的关系,免得师门受连累。

    “这习昊,自幼少和人接触,不太谙礼数,不似郝连公子和小姐这样知书达理,今天打伤公子的事呢,我看也是误会一场。”习昊一说话,青玉子明了习昊的意思,也就急急的打断了习昊,由于习昊的举动,让青玉子也是实在感动,所以对郝连家的人也是态度硬朗起来,还语含讥讽。

    站在一旁的仆人见青玉子似乎有维护习昊的意思,也就立即开口说:“这习昊,好像修炼的不是你天风门的法门啊,难道是天风门授意他修习别派法门的?”那话的意思就是说,你青玉子这么维护习昊,难道他的炼体之术是你天风门派去别派偷来的?似乎是在警告青玉子,别为了一个记名弟子,而让天风门背上派弟子偷师的罪名。

    青玉子微微一笑,好像全然没有听懂王宏的意思,不疾不徐的说到:“王兄你说笑了,这习昊本在外游历时,偶有奇遇,得一不知名的法决,他本是记名弟子,得到法决要修行,我天风门也不好干涉。”

    “哦,就算是误会,可是今天这习昊,他打伤我家二公子是事实,让他磕头道个歉不,难道青玉掌门你觉得过份?难道…”本还想继续说的他,却见一道白光飞的向他袭来,看着那飞剑的气势,他轻蔑的笑了笑,轻轻一挥手。

    “叮~~~~~~~~~”飞剑坠地。

    “噗~~~~~~~~”

    围观的弟子中,一人立即吐出一口鲜血。

    “王宏,你好大的胆子,敢打伤我”一人从围观弟子中走出。

    “梦瑶”

    “梦瑶姐姐”

    郝连兄妹二人立即走向来人。

    “本小姐在此练习飞剑,王宏你敢无由的打伤我。”

    梦瑶没有理会走过来的二人,而是很愤怒的对着那王宏厉喝。

    “误会,误会,司徒小姐,我真不知道是你。”

    “哦?你打伤了我,就在那里站着,理直气壮的口称误会?你好大的威风啊,是不是借了你主人的势啊?”说罢,还用眼角一瞥旁边的郝连青树。

    那郝连青树一听,立即急了,忙朝王宏一喝:“还不过来,给梦瑶小姐磕头道歉?”

    王宏心里不由一苦。“真***蠢货,老子竟然跟了这样一个主。”正准备说什么,却听梦瑶叹了口气,慢慢的说:“哎,既然是误会,我看就这样算了吧。你说呢?郝连公子?”

    “恩恩~~~”要自己的随从跟别人磕头认错,郝连青树也觉得有点伤颜面,所以梦瑶此话一出口,他也立即像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郝连青树的表现,让梦瑶心中一阵鄙夷,也不再理会,转而向王宏问到:“王宏,你说呢?”

    “多谢司徒小姐大量。”王宏无奈的叹了口气,朝梦瑶一拱手,行了个礼。

    “哎,罢了,念你无心此事也就这么算了。”梦瑶轻轻对着王宏一挥手,然后朝四周看了看,然后疑惑的说:“这么多人在这里聚集是怎么回事啊?”

    “这人刚才打伤了我哥哥。”郝连玉英立即跳出来指着习昊说。

    老而世故的青玉子当然明了梦瑶的用意,立即走了出来。“我看这是一个误会,刚才习昊也并不知道公子是郝连公子。”

    “哎,又是误会啊,这习昊刚回山来,不知郝连公子在这鹄鸣山上,生些误会也难免了。不过既然是误会,那郝连公子可否看在梦瑶薄面,就此作罢如何?”

    “这个……本来梦瑶小姐开口,青树自当遵从,但是青树身为郝连家二公子,被人打伤就此算了,似乎有些伤郝连家的颜面啊。”

    听了梦瑶的话,郝连青树知道梦瑶是要维护习昊了,可是还不死心,将郝连家族抬了出来。

    梦瑶此时脸上却有了些怒气,气冲冲的朝郝连青树说:“王宏只是郝连公子的一个奴才,刚才的误会,我也看公子的面子不与计较了,习昊是我的师侄,难道公子还有些什么想法?你是说我的师侄还比不上你的一个奴才重要?司徒家的颜面比起你郝连家来……”

    “那当然不是,习昊既然是你的师侄,我当然不会和他计较。”

    那郝连青树本就是一个草包,精明的王宏被梦瑶用苦肉计封住了嘴,他自然就不知道怎么办了,也只好向梦瑶赔笑。

    “既然误会已解,郝连公子,你也受伤了,还是早早的回去休养身体要紧。”见事情基本已经已经尘埃落定,不想再多做什么纠缠,怕事情再生什么变化的青玉子急忙出来,收拾残局。

    “梦瑶师妹,你也受伤了,也早些回去歇着吧。”

    “那小妹我就先告退了。”

    梦瑶向青玉子行了一个礼,然后转身慢慢的离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全职法师
武道大帝
校花的贴身高手
俗人回档
超品巫师
驭房有术
儒道至圣
我的1979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万古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