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天晟府

    八年前,看到了耀武扬威的兵痞在青阳子面前的乖顺,平时作威作福的城主大人对青阳子的恭敬,也到了青阳子对城主献上的各种礼物的不屑一顾。

    十岁的他在心中许下了一个愿望:成为一个和青阳子一样的强者。因为成为强者之后,哥哥就再不会拿不出聘礼,父亲也不会喝醉后嚎啕大哭。

    虽然是一个幼稚可笑的原因,也没明白强者的界限,但是从那一刻起,他要变强的念头却坚定无比。而后来,在修炼的过程中,在师门的耳濡目染下,成为强者变成一种执着的追求。

    山中八年,他比旁人都要刻苦,比旁人都要执着。可是,老天似乎跟他开了个大玩笑……

    本以为,今生与修行、强者二词是彻底的划清界限,彻底的绝缘了。虽然说青阳子说过,自己可能可以修炼佛家的炼体法决。但是,自己是天风门的记名弟子,佛门是不可能容纳自己的。

    门派间的竞争,道统间的竞争,让各个门派向防贼一样防着别的门派。

    像自己这样,要想再转投到佛门或者其他门派,那是不可能的。

    本来已经熄灭了成为强者的念头,想安心的想成为一个小人物,老老实实的奉养家人。

    在看到这本书的那一刻,习昊心中那股火再次熊熊的燃烧了起来。

    “如果这本真的是炼体法决,那我又有了修行的机会,有了成为强者的希望。”

    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下心情,慢慢翻开书页。

    “此法决用近乎自残方式进行炼体修行,虽修炼迅,威力巨大,可修炼过程太过痛苦,非有大毅力者不能修习,况即使修习有成,可修炼此决必然神损,若无养神之法,终难得长生之境,非我长生之道。”

    在第一页的评论后面没有留下姓名,不知道是那位前辈看这本书后的评价。对于其中的痛苦、长生之类的说法,习昊没有在意,痛苦自己不怕,也没乞求过长生,自己只是想变强而已。静静的继续往下翻阅。

    仔细看过之一遍后,抬头看了下窗外,竟然已经快天亮了。

    习昊也坐在床上,开始按照天风门的基础功法,采集早晨天地间的第一缕灵气。

    原来这吠舍金身决也是需要吸收天地灵气,不过不同的是:道家修行是吸收天地灵气,提纯转化成一种属性的先天灵气。金身决是吸收天地灵气淬炼**,将天地灵气精炼压缩成为一种纯粹的力量和**融合。

    因为修炼金身决前期需要经历一次次的破而后立,亲人的事情还没处理好,习昊现在可不敢马上就修习,所以也就先做准备功夫,继续吸收存储天地灵气。

    行完功后的习昊,在客栈匆匆吃了些早点,准备了些干粮,就开始满怀希望的朝天晟府赶去。

    小雨霏霏,清寒凄彻,蒙蒙细雨笼罩在出云国北部上空。

    天晟府,出云国北部第一大城,繁华虽然比不上出云国都,但也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即使这样下雨的天气,大道上也川流不息,车水马龙。

    神剑门在天晟府中名气不小。没怎么费劲,随便问了个人,习昊就找到了神剑门所在。

    看着眼前的巨大宅院,习昊心中讶异不止,高高的围墙,巨大的朱红宅门,门前两个石狮子显得气势非凡。习昊不自觉的整理的下身上的衣裳,向前面走去。

    “干什么的?”门前一个手拿钢刀的壮汉,正用一丝鄙夷的眼光看着迎面走来的习昊。

    “我是从鹄鸣山来的,求见神剑门陈寒峰陈老门主。”

    壮汉一听,打了个哆嗦。不知道为什么,这神剑门的老门主对鹄鸣山来的人特别亲善。曾经有个自称是鹄鸣山来的中年人求见陈老门主,门口的守卫见他衣着寒酸,将其轰走,后来被老门主知道,马上派人四处寻找那落魄中年,并且将那守卫打了一百大棍。

    从那以后陈老爷子就交代下来,凡是有鹄鸣山来的人,要好生接待,可以直接带到老爷子或者是门主那里,如果有人对鹄鸣山的人不敬,按对帮主不敬处置。

    壮汉心中暗自庆幸,还好自己没做啥出格的事,立即恭敬走上前来。“原来是公子啊,小人这就带你去见门主,公子请。”壮汉一侧身,对习昊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们现在的门主是老门主的公子陈士铎陈门主,老门主臆想天年之后,门主就接掌了神剑门。”路上,壮汉还热情的向习昊介绍。

    七拐八绕的走了一段路后来到一大厅前。

    一个身着紫服,双目间自带一种威严的中年人从大厅中走了出来。

    “门主”壮汉恭敬的叫了声。

    “陈门主”习昊也立即朝着中年人一拱手。

    “世兄,里面请。”略一迟疑,已经得到了下人禀报的陈士铎知道,这少年是从鹄鸣山来的,可他实在搞不清楚该怎么称呼面前这年轻人。眼前虽然这人看起来年轻,但是有可能是自己的叔侄辈,有可能是自己的爷爷辈,也有可能比自己辈分低,迟疑了一下,还是叫出了个世兄。

    “什么世兄,这位是你的师叔……”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

    “爹,您回来了?”

    习昊扭头看去,却见一个四方的脸,满头是银,但是精神矍铄的老者向着他和陈士铎快步走来。

    “恩,”老者对着陈士铎轻轻的答应了一声。转而笑呵呵的对习昊说:“小师弟啊,清风师叔前几天就来信说,你这两天可能会来,我昨天还在念叨呢。”

    习昊立即上前行了一礼。“有劳师兄挂念了。”虽然不知道老者在天风门中的辈分,但是既然清风师叔已经来过信了,而陈寒峰又称自己为师弟,那叫他师兄应该是不会错的了。

    “走,屋里说话。”

    三人来到大厅,下人也奉上了茶。三人也开始闲拉起家常来。陈寒峰一个劲的打听山里的情况,还仔细询问青阳子现在的情况。

    原来陈寒峰是青阳子六十年前收的一个记名弟子,八岁上山,在山中修习了十个年头,最后还是没能筑基成功,也就下山来了。

    听到习昊说青阳子近来一切安好,还修为日深,越显年轻,陈寒峰是心怀舒畅,也不胜唏嘘。三人谈话间似乎很有默契的都避讳着一个词——筑基。

    其实陈士铎也修行过天风门的筑基法决。天风门有个规矩:天风门下每一个记名弟子都可以将入门法决传于后人,如果后人中有人能筑基成功,可以送往鹄鸣山成为入室弟子。

    陈寒峰少年时未能筑基,引以为一生憾事,所以也就将功法传个了这个独子,希望他能修习有成,并且收集了大量的灵药供陈士铎使用。

    陈士铎也知道父亲的心愿,自小也刻苦修行,可是资质原因,到了十八岁还是没能筑基成功。陈士铎对此也是引以为憾,所以对筑基一词也是诸多讳忌。

    “师兄,这次我来是有事情想请你帮忙。”闲聊了一阵之后,习昊开始表明来意。

    “师兄弟间啥帮不帮忙的,你的事还不就是师兄的事。”习昊的话,却让陈寒峰脸上有了些不悦的神色。

    见陈寒峰如此,习昊也不客套。将自己父母和哥哥的情况详细的告诉了陈寒峰,请他帮忙着人寻找。也言到自己也会外出游历寻找,如果陈寒峰先行找到,请代先为安置,并且表明每两年会来此一趟。

    将从陈清包袱得到的银票,取出交给陈寒峰,说是作为安置家人之用。陈寒峰一口答应帮忙寻找习昊父母的事,却极力劝习昊留在天晟府,奈何习昊去意坚决,陈寒峰实在没办法,可是银票却是坚决不收。习昊也推脱不过,也只好无奈的收回了银票。

    在陈寒峰的极力挽留下,习昊虽然去意未变,但还是答应在神剑门多住几天再走。习昊留在神剑门的这几天,陈寒峰都陪着他,向他讲述这些年的见闻,也给他灌输一些江湖常识。习昊也着重向陈寒峰打听出云国的名山大川,他要为自己潜修金身决找个理想的地方。

    向陈寒峰了解了各方地志后,习昊还是否定了在名山大川中寻找隐秘之地修炼的想法。因为从陈寒峰的叙述中得知:各处人迹罕至的隐秘之地,通常是穷山恶水,有很多不知名的凶险,以习昊现在的实力很难生存。

    习昊最后选择大隐于市,但是他也不打算留在天晟府。一来是因为已经说出口了会外出游历寻找亲人,二来还有个隐患——陈清和追击陈清那几个修行者。留在天晟府,万一暴露,那可能给陈寒峰以及神剑门带来灭顶之灾。所以习昊决定选择一个乡下小镇,作为潜修之地。

    由于心急修炼,第三天早上,习昊就向陈家父子提出辞行。听到习昊说马上就要走,陈寒峰也是无可奈何,只是一口承诺:习昊父母的事,他会着神剑门下全力寻找。也会告知各地的天风门记名弟子,请他们全力寻找,并帮忙照顾。

    在陈寒峰的吩咐下,陈士铎将各地天风门记名弟子的名单给了习昊,以便习昊在外有什么不方便的时候,可以去找这些同门帮忙。

    陈家父子二人,将习昊送到了天晟府外。临行之际,陈寒峰从怀中取出一本剑谱,交予习昊。告诉习昊可以将体内真气化为内力使用,让他好好学习剑谱上的功夫,出门在外也好有个防身之技。

    在众人的注视中,习昊的身影渐渐消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神道丹尊
武道大帝
龙纹战神
十方神王
无敌剑域
万古神帝
从仙侠世界归来
万域之王
修真聊天群
天醒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