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山中岁月

    又是一个多雾的早晨,天空还有些灰蒙。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盘坐在一块光滑的石头上,双目闭合,双手结印,全身已经被雾气润湿,看起来在这里盘坐了有些时间了。

    远处,一木屋前面,一个看起来有些仙风道骨模样的老道,远远的看着那少年,眼神中好像有些担忧、有些心疼。看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转身走进屋子里。

    半晌,少年睁开了眼,吐出一口浊气,脸上有些懊恼的神色。

    “哎,还是失败了。”感觉了下身体里运行的真气,少年喃喃自语。

    “不过师父说的还真对,早晨采集天地间第一缕灵气功效最大。坚持下去,我一定可以成功的,只要进入筑基期,我就可以下山游历,把父母和哥哥找到,安排他们到山下居住,照顾他们。然后努力修炼成为一个像师父一样的强者。”

    这少年名叫习昊,原本和父母居住在边界的一个小村落,还有一个哥哥,家境贫寒,倒也还温馨。

    可是,在他八岁的时候,由于拿不出聘礼,和哥哥定下娃娃亲的女孩,嫁给了远城的一户人家。

    看着原本应该是自己媳妇的女孩欢欢喜喜的出嫁,哥哥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拿着钢叉上山打猎去了。

    不想,哥哥却因失神,掉下悬崖,幸好被人现带了回来。看着重伤昏迷的哥哥,家里却凑不出诊费,父亲铁青着脸,破天荒的去酒馆赊了一壶酒,喝得酩酊大醉,大醉之后嚎啕大哭。

    靠着村里乡亲采的药,哥哥活了下来,可左腿却没得到好的治疗,残废了。

    或许真应了人家说的,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哥哥刚恢复不久,边界兵乱,一家人开始迁徙,可是路途中习昊却与家人失散,八岁的他流落到一个小城市,靠乞讨生活。

    十岁那年,他遇到了一个老道,当时一群兵痞在小城里肆虐,老道救了他,也驱散了那群兵痞。

    随后,小习昊就跟随老道到了现在这座鹄鸣山,拜进了天风门下,成了天风门下一名记名弟子,在山中修行。这修道分为:养气、筑基、融合、金丹、元婴、化神、合体、地仙,八个境界,进入了筑基期才算真正的进入了修道的门槛,才有了成为修道门派的入室弟子的资格。习昊这样未筑基的弟子,还只能是记名弟子。

    在这八年时间中,习昊是师兄弟中最勤奋的,用功的时间基本上是其他师兄弟的两倍。

    可是八年过去,比他晚进山的师兄弟好多都筑基成功了,他体内真气的浑厚程度,也远远过了师兄弟筑基成功时候的浑厚程度,甚至比他们那时候的四五倍,基本上到了人体能承受的极限。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却始终无法将体内真气转化为先天灵气,无法筑基。

    想起了亲人,习昊轻轻的抚摸着胸前的挂饰。这是他父母留给他仅有的东西了,挂饰是一个奇怪的面具图案,他哥哥也有一块,不过图案有些不相同。这两个挂饰据说是传家之宝,可以辟邪。他们出生的时候,家里打不起长命锁,也就把这挂饰给他们戴着,当做长命锁。

    “习昊,习昊…….”

    从回忆中惊醒,习昊抬起头看见一个身穿紫色道袍的少年向他走来。

    这少年叫薛皓轩,是习昊的师兄弟中资质最好的一个,比习昊小两岁,在三年前就筑基成功了,拜在了掌门门下,成了一名入室弟子。

    见薛皓轩走过来,习昊也立即热情的打起招呼。“是皓轩师弟啊,什么事?”

    薛皓轩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师父请青阳师叔这两天有空的时候去找他。可是我在师叔的道庐没看到他,所以我想请师兄见到师叔的时候转告一下。”

    看到薛皓轩腼腆的样子,习昊轻轻的笑骂:“看你那样,我还以为什么事呢,我见到师父的时候告诉他吧。”

    听习昊这么一说,薛皓轩却有了些灿灿的神色。“那谢谢师兄了,那就不打搅师兄早课了,先走了啊”说完对着习昊略略的一弯身,转身离开了。

    见着师弟离去,习昊抬头看了看天色,起身向住的小木屋走去。

    推开门,走进厨房,却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屋里灶前,悉心的摆弄着。

    “师父……”

    青阳转身,见习昊回来了,笑呵呵的喊:“哦,习昊,回来了啊,今天为师的嘴有些馋了,就来借你的厨房一用。”

    青阳子早已经辟谷了,所以他的道庐也是没有厨房的,只有习昊这些低级弟子,还需要人间烟火,在他们的住处才有厨房。

    “马上就好了,快去换身衣服,来一起吃”

    习昊心里有些奇怪,上山八年,从没见师父吃过饭,最多也是吃点水果,喝点茶。怎么突然今天就想起吃点人间烟火来,心里老是感觉有点什么似。奇怪归奇怪,心里却有点暖暖的感觉。转身飞快的跑进屋子,换了身衣服出来。

    青阳子只是象征性的动了下筷子,挑了两根菜放在嘴里,就放下筷子,一边静静的看着习昊狼吞虎咽。

    打了一个饱嗝,习昊抬起头了,看着师傅正笑呵呵的看着他,不由得脸上有些烧。这样的饭菜对习昊来说是难以抗拒的诱惑。八年中,习昊都是自己做饭,只要求熟了,并不管味道,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突然吃到这样的饭菜,那当然是如狼似虎了。

    “皓轩师弟说:掌门师伯让师傅您这两天有空的时候去下他那边。”

    突然想皓轩的话,习昊如实的告诉了青阳。

    “哦,过两天就是你十八岁的生日了吧,这两天就好好休息下,不要那么用功了,来了山上八年,还没好好的在上山走走吧。”听了习昊的话,青阳脸上有些伤感,有些无奈,慈祥的看着习昊说。

    习昊心里一阵疑惑,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觉得师父的话有些没头没脑,不过他还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收拾好碗筷,习昊才现,师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梦瑶师叔,这时候也该去叠翠湖边练气了吧,我也该去练习五行雷法了。”

    来到树林间的一块空地,往叠翠湖边看了下,没有现心中期待的人影,习昊不由微微有些失落。很快就收拾好心情,开始练习起五行雷法起来。

    这五行雷法是一种基础功法,其实他的主要作用就是检验刚开始修真的人是何种体质,一个没筑基弟子,出何种属性雷法威力最大,他就偏向于那种体制,当然也就是很修习那种属性的功法。

    最让习昊伤心的是,他修炼了八年的五行雷法,多数时候是什么雷都不出来,即使出来了,也只是一丝丝,不要谈什么威力了。虽然长久以来修炼都没什么效果,但是他还是咬着牙,坚持每天长时间的练习。

    心中默想着雷法口诀,一次次的反复练习着。终于有些累了,走到旁边坐在地上休息,望向远处,终于在叠翠湖边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痴痴的看着那身影,习昊下意识的摸了摸被他丢弃在这里已经很久了,已经腐坏,只剩下伞架的两把雨伞。

    湖边那女孩,名叫司徒梦瑶,比习昊小两岁,和习昊同时进山,却因为身份有些特殊,掌门也不好收她做徒弟,只好代师收徒,以掌门师父的名义收下了梦瑶,梦瑶因此也就成了掌门的师妹,比习昊高了一辈,成了习昊的师叔。

    虽然是师叔的身份,刚进山的那一年,梦瑶也经常和习昊他们玩在一起,脸上总是红扑扑,笑呵呵的,很是惹人疼爱。虽然这个小师叔脸上,总是笑呵呵的,可是习昊现,她的眼神中老是时不时的流露出一种哀伤,让人心疼,想好好的保护呵护她。不过由于梦瑶师父的身份,他也只好把这种感觉埋在心里,每天见到梦瑶总是恭恭敬敬。

    一年的基础功法练习期过去以后,每个天风的弟子就要开始跟随记名师父学习,所以习昊和梦瑶也就分开了,很少再见面。刚开始的时候,习昊很是不习惯,老是有些失落的感觉。后来,他现每天这个时候,梦瑶总是独自一个人来到叠翠湖边修炼,所以,习昊也就把修炼五行雷法的地点改到了这树林之中。

    至于那两把雨伞,却还有些来历。有一次,梦瑶刚修炼完,天上突然下起了雨,看着被雨水淋成了落汤鸡的梦瑶,习昊心里焦急,可是他也没有带任何的雨具,虽然焦急,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第二天习昊就带了两把伞放在这里,心里甚至还有些期盼,希望在梦瑶修炼的时候下雨。

    可是说来也奇怪,以后整整一年,都没有出现过梦瑶修炼的时候,或者刚修炼完的时候下雨的情况,要不就是一早就下雨,梦瑶当然不会来,要不就是梦瑶走了老久天空才开始阴暗。

    在习昊的雨伞准备了一年之后,终于有一天,梦瑶刚修炼完往回走的时候,天空开始下起了雨。眼见梦瑶又要被雨淋,习昊抓着雨伞就往湖边跑,可是近了才现,梦瑶身上有一层无形的气罩,雨水根本就落不到梦瑶身上。

    看见习昊手里拿着两把伞,人却被淋成了落汤鸡的样子,梦瑶一呆,用好像打趣又有些嗔怪的眼神看了一眼习昊,说:你这人,手里拿着两把伞也能林成这样,是不是伞多了不知道用哪把啊。

    习昊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赶紧说;“下雨了,怕师傅淋着,赶着给师父送雨伞。”说完,赶紧落荒而逃,逃跑过程中,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好像还听到幽怨的声音:雨还能淋到你师父?

    那天之后,习昊知道梦瑶的修为已经到了真气外放的程度,再也不可能被雨淋到。因此那两把雨伞也就被他废弃在他修炼五行雷法的树林中。

    从回忆中醒过来,习昊又朝湖边看了看,现梦瑶已经离去。也就轻轻的吐了口气,继续练习五行雷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大魏能臣
乾坤剑神
诸天投影
最强狂兵
逍遥梦路
九天剑主
茅山捉鬼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人道崛起
异世界的美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