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心疼

    北宫月华一番暴动的冲刺之后,脸色阴沉,因为他现自己真的投入不了,即使是身体的泄,也无法抑制他心中的那股人影闪现,他烦躁的推开了燕妃,转身离去。

    燕妃不明所以的看着他毫不留恋的离开,心被划了一道口子,她是蛇族的公主,自小也被捧在手心,为什么他能够如此粗暴的和自己行完男女之事就一言不的离开?

    刚刚的那些暗喜全部化为幽怨,她不懂,这个男人为什么就不会欣赏自己?

    北宫月华来到魔镜前,狠狠的砸着魔宫正殿的东西,为什么,为什么他的眼里、心里都是那股女人,而她却说不稀罕自己?

    可恶!

    忽然,他停住了所有的举动,因为魔镜显示的景象吸引住了他,舞泪不知道为何脸色有点苍白,似乎很疲倦。

    独孤冰漪抱着她走进房间,又匆匆离开,片刻之后又带着一个老头进了她的院子,好像是大夫……她怎么了?

    北宫月华心念一动,闪身消失了在魔宫。

    ……

    “主人,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屋里传来冰漪的声音。

    “风小姐,你身体有点虚,最近最好别太劳累了,要静心养心,好好休养,不好,对哪个……都不好呀!”

    “谢谢大夫,我记住了,大哥的亲事结束之后,我也没什么好操心的了,会好好养身子的。”

    “那就好,那我就开点药,风小姐好生休息。”

    “好,辛苦大夫了。冰漪,你送大夫吧!”

    独孤冰漪送走大夫,回到房间:“主人,罂粟门的事情暂时不急,就交给我处理吧,我会办好的。”

    “好啊,不过,那唐渊似乎并不是奸恶之人,只是他的女儿因为爱失去了理智,所以,可以不伤罂粟门的人就不伤吧,手下留情点。毕竟,人命宝贵!”

    “主人放心,既是主人希望,冰漪自会手下留情的。”

    “好,那你自己也要注意安全。”

    ……

    舞泪怎么了,她的身体应该没有这么虚弱才是,静心养心,好生休养?怎么回事?她没有受伤吧,有独孤冰漪在,不可能受伤啊!

    北宫月华在屋顶掀开一片瓦,默默的凝望着那床上的人儿,她的脸色真是很差,为了风家的事情累坏了么?傻瓜!心疼,就这样不经意的闯入骨髓。

    独孤冰漪感受到外人的气息立即皱眉,不过很快又释然,是他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只是,不明白他何苦来这里!

    有他在,自己离开主人暂时也不会有危险了,更好!趁这个时间去办正事吧!

    独孤冰漪离开之后,北宫月华便闪现在房间,静坐在床边,伸手轻轻抚过舞泪的脸:为什么你总是关心别人,去不关心我呢?

    睡梦之中,似乎被人打扰,舞泪不悦的皱眉:“走开,别动我!”

    北宫月华停在耳边却恍如针刺,她在嫌弃自己?不……对了,最初相遇的时候,她也对自己说过这样的话,那是在他碰了其他女人之后,她嫌恶的看着自己,让自己别碰她,说他很脏,会污染她的身心。

    呵……舞泪,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即使睡着了,也要嫌弃我一番吗?

    不满归不满,北宫月华却神差鬼使的轻步走到洗漱盘前,细细的洗干净了手,才坐回床边,静静的看着她的睡颜。

    也许是洗过冷水之后的清凉,让舞泪不再排斥他的碰触,反而觉得额头一阵清凉,舒展开眉头睡去了。

    “果然是没良心的女人!”北宫月华叹息着,却舍不得离开,只是静静的守着她,看着她。

    这样他的心就能够安静下来,也不会烦躁了。

    “魔君——”

    留情的声音传来,北宫月华看了一眼窗外,不舍的离开房间。

    来到院子里,便看见留情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等着他,“什么事?”

    “魔君,你不适合留恋风姑娘的。”留情犹豫的了下,还是说出了口。他现魔君来了之后,便在一旁了。

    魔君的情意他看得出,只是,魔君不能为了风舞泪放弃魔族的规定话,他们之间就是死结,何苦下去呢?

    北宫月华听着微微一笑:“你要说的就是这个?”留恋,他还在留恋风舞泪么?是啊,也许没有很爱她,却不能不承认,他对她还是留恋的。

    “魔君——”

    “我知道,我是魔界之王,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失去分寸的,只是,留情,你觉得一辈子守着一个女人有意思吗?”

    留情尴尬的看了魔君一眼:“魔君,留情不是你,身份不一样,追求的东西也不一样……”忽然留情停在那里,望着魔君的背后,脸色有点无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校花的贴身高手
寒门崛起
从仙侠世界归来
七界武神
无敌剑域
天醒之路
神藏
圣墟
最强狂兵
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