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喜忧交织

    第二天一早醒来,舞泪看看身边的人,冰漪又出去了吗?

    “小姐,你起来啦,奴婢给你梳妆打扮吧!”

    “凤儿,大哥在忙什么啊?”

    凤儿嘻嘻一笑:“大少爷还能够忙什么啊,当然是忙着准备婚事呀!”

    “对了,凤儿,你可知道京城之中有哪个刘家是和我们风家不和气的?”

    刘家?凤儿沉思了半响:“小姐,平日里倒没什么,不过奴婢听夫人说过几次,那城东的刘家,也就是当今的刘大学士,和我们老爷时常意见不合,对老爷颇有偏见。”

    大学士?

    “小姐,你问这干嘛啊?”

    “没什么,对了,那他是不是有个儿子娶了江湖女子?”

    “是呀,听说还是一个什么门派的门主的女儿呢!”

    那就是她了!不过大学士为何要和丞相过不去啊?有什么利益冲突吗?

    “小姐,奴婢想起来了,好像夫人也说过,那刘家和八王爷走得近……”

    八王爷?又是他,不会是他授意刘家害风家吧?

    “主人——”

    舞泪侧目看看身边的人:“冰漪,你回来啦?”

    “嗯。”

    凤儿已经习惯了冰漪冷不丁的出现在自家小姐身边了,体贴的问道:“冰漪公子要用早点吗?”

    “好。”

    “那奴婢再去厨房端来。”

    凤儿离开之后,冰漪坐到一旁:“主人,昨晚的刘家是当今大学士。”

    “嗯,好,他们有什么新动向吗?”

    “暂时没有,不过,估计这几天就会去拜访罂粟门的门主了,看来,他们很心急除去风家呢!”

    哼!舞泪冷冷的看了院外一眼,想找风家麻烦!

    冰漪看着舞泪皱眉:“主人,昨夜有谁来过吗?”

    舞泪疑惑看着他:“没有啊,怎么了?”

    冰漪摇摇头:“没什么,也许是错觉。”他明明感觉到了主人身上残留的气息,那是魔君的气息。难道他在自己走后来过,主人却没有现?如果他要下手岂不是恨容易,主人似乎对他没有防备呢!

    ……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很快就到了风家的大喜之日,这天,对于魔界来说,也是一个喜庆的日子,因为他们的魔君要纳妃了。

    风家到处是一片红色,布置得十分喜庆,宾客云来,满朝文武百官都来庆贺,皇上也派人送来了贵重的贺礼。

    舞泪在院子里听着那热闹的人声,爆竹声不绝于耳,心中一阵激荡,这就是一对男女结伴一生的开始啊!

    “主人,你要出去看看吗?”

    “不必了,我躺着听就好。冰漪,你可看过人家办喜事的场面?”

    “没有。”

    “不好奇吗?”

    “呵呵,对于冰漪来说,这些都是俗事,没什么好好奇的。”

    是啊,凡尘俗事!什么就不是俗事呢?

    “舞泪——”

    风儿一阵风般落在院子里,走来拉着舞泪的手:“舞泪,你还好吗?”

    “好啊,今日大哥大喜,我当然也好,风儿你怎么来了?和留情闹别扭了?”

    风儿嘟嘟嘴:“谁和他闹别扭,我只是想来看看你,他最近忙着给人家准备纳妃之礼呢,根本没时间陪我!”

    纳妃,他也今天纳妃,那还真是巧啊!为什么心头泛过一阵苦涩,罢了,罢了……

    他们注定无缘,何苦纠缠,相遇本是错,相识更是错,相爱……那只是一个玩笑罢了!

    “舞泪——”

    “风儿,既然来了,我给你弹一曲吧,”

    命人拿来古琴,舞泪芊芊玉指划过琴弦,幽雅低迷的琴音飘荡开来,她一边低声吟唱着:

    行云流水渔人把酒年年醉,

    岸边小调低低地伴随,

    烟消雨碎涟漪散去人憔悴,

    花开花落红颜空成灰!

    那方的你蓦然回无人迹,

    一壶浊酒饮尽了悲喜,

    这方的我低吟浅唱春已过,

    不知你曾缓缓地轻和?

    那时星光闪烁象坠地的焰火,

    夜空灿烂绽放了镜中的明眸,

    凝望你的远走在时光的尽头……

    永恒只是一缕清愁!

    ……

    是谁把青春灌醉留下无尽的伤悲?

    繁华过后又是一轮回,

    烟花过处那红颜也点点飘飞,

    永恒只是刹那的美!

    那方的你蓦然回无人迹,

    一壶浊酒饮尽了悲喜,

    这方的我低吟浅唱春已过。

    不知你曾缓缓地轻和。

    那时星光闪烁象坠地的焰火,

    夜空灿烂绽放了镜中的明眸,

    凝望你的远走在时光的尽头——

    永恒只是一缕清愁!

    ……

    是谁把青春灌醉留下无尽的伤悲,

    繁华过后又是一轮回!

    烟花过处那红颜也点点飘飞,

    永恒只是刹那的美!

    ……

    泪珠,无言的落下,滴落在琴弦上,激起一阵低沉的余音……

    永恒的确是很美的传说,也是一缕清愁,也只是一刹那的美!

    风儿抱着舞泪忍不住哽咽:“舞泪……我讨厌他们!”为什么不能为了自家心爱的女子放弃那所谓的皇宫,即使是魔君,也可以一生一世只守着一个女子啊,只要真心相爱,为什么不可以?谁规定魔君就一定要很多女人的,那只是他自私而已!明明已经得到了舞泪的心,为什么不肯负责!要让舞泪独自愁苦?

    凤夜也帮着魔君忙里忙外,那看在她眼里就是背叛,怎么可以这样没有心肝啊!死凤夜,臭魔君!我诅咒你!

    舞泪微微一笑,拍拍她的肩膀:“好了,只是一个曲子,我随意唱的,你伤感个什么劲啊!留情不是对你很好吗?你们一定会拥有永恒的爱的。我看好你们哦!以后可要和他好好相爱下去!传说也可以是真的。”只是不是人人都能够得到罢了。

    “我不理他了,谁叫他不听我的,我——”风儿忽然一个眩晕,倒下去。

    “风儿!”舞泪紧张的扶着风儿:“冰漪,快去请一个大夫来!”

    给读者的话:

    亲们,结局一定是安排喜剧,不会打击大家滴!嘻嘻……看样子,明天又可以为亲们的支持加更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武侠世界大穿越
神道丹尊
神藏
混沌剑神
最强医圣
垂钓诸天
绝代神主
电影世界大盗
秦吏
电影的世界